杨文会以华严学解读老子

2018-01-02 07:2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韩焕忠

  杨文会一方面将无与有的相辅相成视为华严宗的理事无碍法界,判为《老子》的“正宗”,另一方面又指出此上还有“玄之又玄”的境界,这才是真正的“众妙之门”。老子虽然将这一“重玄法门”点了出来,但并未予以详细的解说。然而,老子未能详述的“众妙之门”。后来却由华严宗运用十玄无碍、六相圆融等义理作了全面阐发。言下之意,《老子》虽然高妙,但尚无法企及华严圆教,其崇佛抑道的思想倾向由此显露无遗。

 

  近代中国佛教振兴的推动者杨文会所著《道德经发隐》一书,虽然仅注解了《老子》中的三章,但却是以佛教义理,特别是华严宗义理诠释《老子》的名篇,具有代表意义。

  以四法界义释“玄妙”

  华严宗四法界即事法界、理法界、理事无碍法界、事事无碍法界。若衡之华严五教,事法界重在阐明事数及名相,故为小乘及大乘始教法相宗之一部分;理法界重在阐明诸法性空之理,故属大乘空始教;理事无碍法界以事显理,以理成事,可为终、顿二教所摄;事事无碍法界则属圆教,六相圆融、十玄无碍所阐释皆其境界。

  杨文会将华严宗的四法界之义运用到对《老子》第一章的疏释之中。在他看来,《老子》开篇所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意在“直显离言之妙”,即直接彰显永恒之道的不可言说。杨文会将“有”理解为“当体空寂”的“天地万物”,将“无”理解为“天地万物”的“当体空寂”,如此一来,老子所说的“故常无,欲以观其窍(一作徼);常有,欲以观其妙”,自然也就具有了“即有以观于无,则常有而常无”的意思。“无”代表着真理,“有”代表着事相,“二者俱常,不坏理而成事,不离事而显理,名虽异而体则同也。无亦玄,有亦玄,度世经世,皆无二致,乃此经之正宗,可谓理事无碍法界矣”。

  杨文会一方面将无与有的相辅相成视为华严宗的理事无碍法界,判为《老子》的“正宗”,即主要的宗旨,另一方面又指出此上还有“玄之又玄”的境界,这才是真正的“众妙之门”。老子虽然将这一“重玄法门”点了出来,但因其“乃神圣所证之道,世人罕能领会”,并未予以详细的解说。然而,老子未能详述的“众妙之门”,后来却由华严宗运用十玄无碍、六相圆融等义理作了全面阐发。言下之意,《老子》虽然高妙,但若与华严宗相比,只是达到终顿教水平,尚无法企及华严圆教,其崇佛抑道的思想倾向由此显露无遗。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