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反思与规范

2018-01-03 08: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肖显静

  纵观2017年我国科学技术与社会(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STS)研究,主要聚焦在两个关键词上:“人工智能”与“基因编辑”。

  “人工智能”的发展,表明人类正在从意识指导下的人工物制造,走向制造人工物使之有意识,以及增强人类大脑使之具有更高水平的意识。这是一次新的科学技术革命,标示着人类开始从物质决定意识,到意识反作用于物质,再到制造物质的意识(人工智能),最终到人类对自身意识的改造(人类思维加强)。与以往科学技术革命引发物质生产革命不同,这次科学技术革命引发的是精神(思维)生产的革命。这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将引起物质与意识、个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剧烈变革,产生一系列根本性影响,事关自然、人类、社会、意识等的存在、发展及其价值意义,需要从哲学的角度展开研究。

  “基因编辑”的进行,表明人类已经从自然生物的“培育”到人工生物(转基因生物)的“制造”,再到生物遗传物质(基因)的“编辑”。由此,科学技术革命进入新阶段,表明人类已经从物理造物到化学造物,再到生物造物。生物造物的极端就是“撬动”生物之“砖”——基因,蕴藏着改变生物个体乃至生物物种遗传基质的风险。事实上,现存于生物个体之遗传基因,是其祖先遗传信息世代迭代的结果,具有物种整体性遗传信息之内涵。对生物基因的编辑看起来是在编辑生物基因,事实上是在触动生物个体乃至生物物种的本质,挑战生物进化的历史性、渐进性和整体性,甚至是在篡改物种。在基因编辑技术的作用下,生物的历史性何在?生物的自主性和独立性何在?生物与自然的协同进化何在?这些问题既是科学技术问题,也是生物的存在及意义问题,事关自然以及人类的生死存亡,对此进行哲学研究势在必然。

  除了“人工智能”与“基因编辑”外,新的科学技术革命正在全方位展开。科学认识越来越微观、越来越宇观、越来越深刻、越来越复杂,技术改造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深远,越来越产生更加强大、更加根本、更加难以确定性认识的风险。这两者将产生一系列深刻、复杂的根本性问题,需要STS研究者从哲学视域展开研究。

  考察国内目前哲学视域的STS研究,主要由科学技术哲学二级学科下的STS研究者进行,已经成为一个专门的研究方向,汇聚了大批研究人员,成为STS研究的主力军。经过多年努力,这一学科领域取得了一系列成就,但也存在着诸多不足:宏观研究的多,微观研究的少;理论描述的多,案例实证的少;无国别差异论述的多,针对中国具体问题的少;一般性介绍的多,深入探讨的少;基于国外基础理论研究的多,出于自身理论研究的少;热点、焦点、争论性论题研究的多,冷点、难点、长期性论题研究的少;科学主义原则下研究的多,公正性原则下研究的少;宏大叙事泛泛而谈的多,微观分析言之有据的少;重视技术,轻视科学;重视社会,轻视人文;重视总论,轻视分论。STS研究者的知识储备有时会存在短板,他们或者是在缺少科学技术知识的情况下,或者是在缺少人文社会知识的情况下,比较肤浅和主观地进行STS研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