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较教育学科的开放性及发展路径

2018-01-04 07:3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刘奕涛

  若以1817年朱利安发表《比较教育的研究计划与初步意见》作为学科建立的标志,那么2017年就是比较教育学科建立200周年。200年间,比较教育在人才培养、开展国别与区域研究、提供智库咨询、创新民族文化以及促进国际交流与合作、增进人类知识与理解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开放性是比较教育学科的基本特性,是比较教育保持时代敏感性、问题针对性和系统创新性的根本。从系统论的视角看,开放性是比较教育作为一个完整的学科系统与外界进行交流互动的特质,表征为比较教育作为一门学科、一种方法、一个领域对新的观点、新的方法、新的要求的批判、吸纳、内化、转换、适应与变革的一种能力和个性,也表征为比较教育与异质性的环境、文化与情景进行互动式对话、影响与渗透的动态过程。可以说,开放性是比较教育分析与把握社会发展需求和学科发展逻辑、不断拓展学科前沿的前提条件。

  建构问题导向的开放体系

  保持与增强比较教育的开放性,就是要坚持问题导向,增强比较教育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能力。从本质上看,问题导向是比较教育对提出问题、分析问题与解决问题的一种心理状态,体现出比较教育者对“问题”的敏感度与把握能力。问题导向,拓展了比较教育的开放程度,并为比较教育的开放提供了现实依据,同时,它又是比较教育理论及其创新的“生发地”,是对破解现实难题的积极回应,也是增强比较教育与国家发展战略紧密联系的价值导向。在实践中,随着经济全球化与国际交流、互动、竞争趋势的日益增强,比较教育更应该以开放心态与问题导向,主动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深入剖析比较教育在国际人才、区域研究、智库咨询、民族文化继承与创新以及促进国际交流、合作与理解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及其解决方法,并发挥比较教育在人才培养、科学研究、政策咨询和纽带联络上的学科优势,增强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能力,从而奠定学科开放性与学科自信的现实基础。

  保持与增强比较教育的开放性,就是要秉持开放的理念,创新与拓展学科前沿与视野。从学科可持续发展视角看,只有不断拓展学科前沿与研究视野,才能持续不断地增强比较教育的开放性,而只有坚持学科的开放性,比较教育才能不断获得生命力。20世纪初,萨德勒、康德尔、汉斯等人基于当时民族国家不断出现,民族主义思潮涌动的历史事实,提出了比较教育应该突破全盘借鉴的模式,建构了以民族性为研究核心的因素分析法理论框架。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西方实证科学思潮占据主导地位,比较教育积极吸纳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的实证主义方法,使比较教育研究方法呈现出程序性与可操作性特征。20世纪70年代,比较教育积极吸纳社会学、政治学、人类学、现象学以及文化学的方法,不断将研究触角伸向世界体系分析理论、依附论、女性主义理论、文化冲突等领域并形成相应的方法论体系,造就了比较教育学科方法论多元化的格局。20世纪80年代末至今,在全球经济发展与信息技术革新的推动下,比较教育又将研究视野拓展至教育交流与合作、国际教育、国际理解、全球治理以及教育变革中的信息技术影响与应用等热点领域中。纵观上述发展脉络,比较教育总是以开放的心态与视野对学科自身发展进行审视、批判与调整,从而紧跟时代发展与需求的步伐,展示出学科独有的前瞻性、革新性与自我适应性。

  保持与增强比较教育的开放性,就是要开展跨学科研究,建构开放的跨学科研究实施体系。在全球化、网络化与信息化的推动下,比较教育研究对象的异质性、复杂性和相互依存性等特征日益显化,这决定着比较教育必须打通各学科交叉与渗透的障碍性通道,建立以跨学科研究基地为平台的比较教育跨学科研究实施体系。应该指出的是,在这个实施体系中,人才培养处于核心地位,具有根本性的导向价值。比较教育的异质性与复杂性要求建构层次分明、学科知识兼顾深度与广度(既能在各自学科内耕耘,又能跨越各自学科)的跨学科人才梯队。以主题研究为核心,突破以学科为核心寻求问题解决方案的模式。主题的现实性、复杂性和综合性特点,要求必须采取综合性的跨学科研究方法。

  保持与增强比较教育的开放性,就是要开展国际交流与合作,为比较教育发展提供广阔的国际视野与平台。比较教育的学科特性决定了教育的交流与合作必须是国际性、跨文化性、发展性和前瞻性的。国际性反映了比较教育应该更加关注具有国际影响、关系到人类生存福祉的根本性的时代课题,比如全民教育、女性教育、环境教育和移民教育等。跨文化性强调比较教育要直面不同文化间的差异和冲突的客观存在,致力于推动跨文化间的持续有效沟通,增信释疑,尊重包容,实现跨文化交流与理解;培养跨文化沟通人才,充当跨文化交流与合作的主力军与先行者。发展性是指比较教育要提高教育交流与合作的规模、层次、水平和质量,扩大人们对国际教育发展的认识和研究视野,推动教育交流与合作的有序有效开展,增进国际理解和包容发展。前瞻性则要求比较教育提高自身对国际教育发展趋势以及国家教育变革与创新趋势的预判能力,基于综合分析教育实践问题对教育交流与合作的发展方向、趋势进行规律性的预测,为国家教育发展与变革提供决策咨询和行动方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