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到2018:大国关系的变迁与展望

2018-01-07 10:02 来源:半月谈 作者:刘世强

  大国关系历来是影响世界和平与发展的关键因素。在国际体系转型和各大国寻求内政外交变革的背景下,大国关系进入了新一轮的深刻调整期。

  美俄:博弈中继续低限度合作

  特朗普执政以来曾尝试“重启”美俄关系。然而,受制于两国战略利益冲突和国内政治制约,美俄关系转暖的预期频频落空。从战略利益冲突看,冷战结束以后,美国从未放弃对俄罗斯的地缘政治挤压和意识形态渗透。反过来,俄罗斯将反制美国作为其捍卫国家利益、维护大国尊严的基本方针。从国内政治环境看,两国关系改善深受内部政治的制约。特别是美国的政治和战略精英对俄罗斯存在根深蒂固的不信任,“通俄门”事件持续发酵足以说明这一点。

  在此背景下,2017年的美俄关系总体上延续了过去几年的紧张态势。在欧洲,两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依然尖锐对立。俄罗斯继续支持乌克兰东部的民间武装,美国也强化了在东欧地区的战力部署,两国军机和军舰在波罗的海频繁交锋。在中东,美俄围绕叙利亚战场主导权和战后秩序安排的争夺趋于白热化。美国在打击“伊斯兰国”的同时发起了针对叙利亚政府的军事行动,俄罗斯则加强同伊朗、土耳其等国的战略协调,继续稳固巴沙尔政权。除了军事较量外,两国的外交攻防战也令人目不暇接。奥巴马在离任前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为由下令驱逐俄驻美外交人员。随后,俄罗斯宣布削减美驻俄使领馆工作人员以示回应,美国则关闭了俄驻旧金山总领馆以及驻华盛顿商务代表处。

  尽管如此,“斗而不破”仍然是美俄关系的底线。特朗普的执政重心全面内顾,无意全面挤压俄罗斯。俄罗斯针对美国的一系列动作多为战略反击。同时,两国领导人都在努力寻求关系转圜的契机。在G20汉堡峰会期间,备受关注的“双普会”得以实现。特朗普和普京就叙利亚、乌克兰、网络安全、反恐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并取得一些共识。在越南APEC峰会之际,两国元首利用合影机会进行了“热烈交谈”,双方还共同批准了继续共同打击“伊斯兰国”的联合声明。

  可以预见,未来的美俄两国既不会握手言和,也达不到“新冷战”程度,高烈度竞争与低限度合作将是美俄关系的常态。

  美欧:在争吵中相互调适

  特朗普的上台使得美欧之间的裂痕加深。早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就多次怒怼欧洲盟友,批评他们搭了美国的便车,声称北约已经过时。执政后,特朗普继续向欧洲盟友猛烈开火。

  在安全问题上,他指责欧洲盟友拖欠了巨额军费,催促其交纳“保护费”。在经贸问题上,他对欧洲盟友尤其是德国耿耿于怀,抨击德国操纵汇率获得了竞争优势,威胁对销往美国的德国汽车征收高额进口税。在欧盟事务上,他放言欧盟只是德国的工具,称赞英国“脱欧”伟大,断言默克尔的移民政策是错误的。

  美欧之间的多重分歧在特朗普的首次欧洲行中得到充分体现。在北约峰会上,特朗普未重申北约宪章第五条规定的集体防御承诺,要求欧洲盟友交纳拖欠的巨额军费,并增加自身的国防预算。特朗普的“催债外交”导致北约峰会不欢而散。在七国集团峰会上,欧洲大国集体劝阻特朗普在全球气候问题上回心转意,但生怕承担国际责任的特朗普一回到美国就宣布退出《巴黎协定》。特朗普的我行我素让欧洲忧心忡忡,默克尔直言“美国不再是可靠的伙伴”。

  当然,就此断言美欧关系走向破裂无疑是武断的。

  特朗普针对欧洲的言行旨在敦促欧洲盟友分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而非放弃联盟本身。欧洲对特朗普的回击不是想要疏远美国,而是担心华盛顿的安全承诺不再有效。

  就在特朗普针对欧洲四处点火的同时,美国的建制派高官一次次访欧以安抚盟友。毕竟大西洋联盟形成已久,共同的价值观纽带和广泛的经济社会网络维系着美欧之间的深厚情谊,美欧之间的共识远大于分歧。

  从这个意义上讲,特朗普时代的美欧关系会有裂痕,但不至于分道扬镳。双方在争吵中相互调适,努力寻找新的利益均衡点。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冯瑶)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