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推进与高质量发展配套的重点改革

主讲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 刘世锦

2018-01-11 08:13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刘世锦

  核心观点

  当前,我国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如何在保持可争取的增长速度的同时,把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的挑战转换为新的发展机遇,这些事情比简单地提高速度难度更大,更需要有所作为。转入高质量发展轨道,需要重构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地方竞争机制,推进与高质量发展配套的重点改革,加快营造与高质量发展相适应的体制政策环境,真正做实做优中国经济。

 

  话题之一

  推动高质量发展重在提高稳定性和持续性

  ■ 中速增长平台初步确立,转入大L型加小W型的运行轨道

  ■ 不人为推高增长速度,要做实做优中国经济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新时代,基本特征就是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可以说,推动高质量发展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经济政策、实施宏观调控的根本要求。那么,中国经济如何转入高质量发展轨道,又该如何推动高质量发展?这是我们需要深入研究的一个重大课题。

  分析发展阶段转换,可先观察宏观走势。从2016年开始,我们提出中国经济已经接近底部或开始触底,逐步进入中速增长平台。从2017年的情况看,这个判断得到确认,中速增长平台初步确立。

  从中国经济活动实时在线分析预测系统看,2016年下半年开始的这一轮回升,终端需求仍在下降,存货回升是需求侧走强的重要动因。但是存货在2017年二季度达到高点后回落,PPI也跟着回落,利润本来也应随之回落,但受到环保督察等因素影响,有些生产能力退出,利润依然保持高位,但一段时间后还将回落。从供给侧看,生产性投资依然下行,产出增加主要是产能利用率提高。这种状况决定了这一轮回升不会持续很长时间,更不会出现有些人所期待的大幅反转,甚至回到7%或者更高的水平。

  2018年上半年,终端需求可能会有一个季节性回升。终端需求中,房地产投资在扣除价格因素后,已经处在负增长状态,未来可能会在零增长附近徘徊。基础设施投资是一个大的不确定因素,目前这部分投资在终端需求中是最大的,如果防控风险、治理地方债等力度加大,基建投资的增速可能下降,这样中速增长平台将可能会有所下移。此外,存货、出口可能将出现低点,但是否以及如何回升有一定不确定性。生产性投资已处低位,有可能逐步回升,成为经济增长中的积极力量,但也不能期待像以往高速增长期那样大幅回升,按照国际经验,大体上也就5%左右的增速。总体看,存货、出口和生产性投资逐步进入回升期,有可能对基建投资减速形成对冲,这样,中速增长平台还是能稳得住的。宏观经济可能逐步进入大L型加小W型的运行轨道。

  党的十九大以后,社会上又出现了大干快上的期待。大干快上倒没错,关键是干什么、上什么。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阶段已经过去了,不能认为只有把速度推高了才叫有所作为,才有成就感。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等等。如何在保持可争取的增长速度的同时,把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的挑战转换为新的发展机遇,这些事情比简单地提高速度难度更大,更需要有所作为,做成了也会有更大的成就感。

  因此,当前最重要的是做实做优而非人为做高中国经济。具体来说,就是要降风险、挤泡沫、增动能、稳效益,提高增长稳定性和可持续性。降风险主要是降低地方债务风险和其他方面的财政金融风险;挤泡沫主要包括挤出一线城市房地产泡沫和大宗商品泡沫等;增动能主要是增加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创新发展的动能;稳效益主要是争取企业盈利在行业间形成较为平衡和稳定的分布,这样就可以为企业降杠杆提供有利条件。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无论从短期防风险,还是中长期增动能来看,不人为推高增长速度,把发展基础做得实一些,都是必要和积极的。实现2020年两个翻番目标,今后三年每年增长6.3%左右就够了。此后,中速增长平台的重心可能调整到5%至6%之间,或者是5%左右。这个速度实际上也是不低的。讲速度要有参照系,要和增长阶段挂钩。在以往的高速增长阶段,7%就算是低速度,而到了中速增长阶段,5%也可称之为高速度。这点是尤为需要引起关注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