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中国周边外交战略

2018-01-11 13:0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凌胜利

  不同国家之间由于国家能力、国家定位等差异,在战略诉求和利益关切上存在差异,这就需要中国在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时要注意到这种不对称性,推动周边关系更加融洽。

 

  过去五年,中国的周边外交不断推出一系列新理念、新举措。这些理念和举措极大地促进了中国和周边国家关系的发展,也使得中国与周边各国的关系进入了更加多层次、多领域、立体化的新阶段。

  十九大报告更是进一步提升了“一带一路”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地位,周边命运共同体已成为周边外交的长期目标。从习近平主席十九大后的首访来看,周边外交依然备受重视。新时期的周边战略要以大国关系和周边安全作为攻坚克难的两大核心议题,应更好地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推动周边命运共同体的构建。

  布局:2035年前周边地区

  仍居首要地位

  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将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在到2035年的15年时间里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在这15年里,“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将大幅跃升”。到21世纪中叶,中国将拥有全球最高水准的综合国力,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从中国未来的发展规划来看,中国将由“总量大国”转变为“质量强国”,由“地区强国”转变为“世界强国”。在这双重转型的过程中,中国的战略关注点也将由周边地区向更大范围拓展。

  在2035年之前,周边地区依然是中国和平发展的重要依托,周边外交在中国总体外交布局中处于首要地位基本不会改变。这是鉴于中国国力的发展情况和周边环境的整体态势的务实判断。

  就中国未来的发展态势和战略规划来看,至少在2035年基本实现现代化之前,周边地区依然在中国外交布局中占据首要地位。其理由是基于四大因素的判断:一是中国实力增长至少要到2035年左右才能成为世界性强国,在此之前,中国的权力影响更主要是在周边地区,在世界范围内还难以形成相对全面的地缘政治、经济、安全影响;二是2035年之前,亚太地区依然是全球战略重心所在,中国周边地区的大国竞争不会消失,亚太地区的权势较量决定着全球权力格局的走向,中国作为亚太大国,更需注重处理好与周边地区国家的关系;三是困扰中国周边安全的一些结构性矛盾和历史性难题在短期内将难以解决。中美、中日、中印之间存在不同程度的结构性矛盾,朝鲜半岛问题、印巴冲突等历史性难题短期内难以解决,这些问题对于中国的国力发展和国际领导的影响不容忽视;四是中国目前在周边推行的理念与举措的效果在2035年时才能最终全面显现。

  基于上述四点判断,至少在2035年前,中国依然需要把周边地区放在外交总体布局的首要地位,将中国在周边地区的战略能力提升视为关键使命,推动周边地区形成命运共同体。

  关键:关系处理注意差异性

  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中国周边国家与中国的实力差距会愈发明显,这也使得中国需要更好地思考如何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

  中国实力的增强并不能带来与周边国家关系的自动改善,周边国家目前对中国大多采取一种欢迎与警戒并存的态度,一方面积极搭乘中国经济增长快车;另一方面在安全上又对中国有所担忧。如何解决周边国家“近而不亲”应成为未来周边战略的重要任务之一。不过更令当前周边战略比较头疼的是,周边国家利用“二元格局”左右逢源,一些国家甚至在一些涉及中国核心利益或重要利益上频频发难,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

  比如近年来在南海问题上,菲律宾、越南等国经常不惜将问题闹大,拉拢域外势力介入,其目的在于预判中国出于国际形象等因素的考虑,不敢对它们采取过于强硬的举措。由于过去很长时间中国在处理周边纷争时基本采取大小国家平等相待的原则,通过搁置争议来维持周边稳定,以至于中国宣布走和平发展道路后,很多国家认为中国将放弃使用武力。中国以往主要通过经济手段来经营周边关系,慎用武力的态度十分明显,即便是在采取经济手段处理周边关系时,也很少采用经济制裁等惩罚手段。这也导致周边国家对中国的态度比较复杂,虽然在安全上对中国有所担忧,但并不害怕中国的武力惩罚。

  可以说,如何处理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成为中国周边外交的重要难题。不同国家之间由于国家能力、国家定位等差异,在战略诉求和利益关切上存在差异,这就需要中国在处理与周边国家关系时要注意到这种不对称性,推动周边关系更加融洽。

  导向:加强周边战略构建

  在历史上很长一段时期,中国与周边国家主要在“朝贡体系”下共处,事实上形成了一种地区等级制结构。不过中国对周边国家并不是一味地靠武力征讨来确立地区领导权,而更多地是一种“礼治”,以伦理和文化为基本规范和行为准则,其显示的更多是“权威”而非“权力”。近代以来,中国周边地区的朝贡体系被打破,现代主权国家的规范开始在中国周边地区传播,虽然为推动中国周边地区的现代化作出了贡献,但也带来了一些问题,比如领土争端、国家认同等,特别是大国与中小国家如何共处的难题。

  随着中国实力的增强,中国对周边地区的影响也在不断增强。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中国要重建“朝贡体系”。但是,中国的实力增强没有带来影响力的相应增强,与此同时,周边国家对中国的认知并没有因中国实力增强而更加亲近。

  中国的周边外交应该重视其在周边地区的战略性构建与使用。中国以往更多地是通过经济手段来解决周边问题,如今,通过经济手段来实施周边战略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不适应性。由此也推动近年来中国学者开始反思周边外交需要“立威增信”,所谓威即“权威”,信则是“互信”。

  何谓国际关系中的“权威”,学界一般将“权威”定义为建立在主导者和从属者双方认可基础上的一项服从与被服从的关系。权威关系一旦形成,就具有了自我维持的内在机制。就中国周边外交而言,如何提升周边外交效果,减少周边国家一方面搭乘中国经济发展便车,一方面又不时在政治或安全问题上与中国产生摩擦,就需要加强在周边地区的战略性建设。

  具体而言,一是中国需要更加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行为准则,在处理周边事务中注重赏罚分明,使得周边国家对中国的行为具有更强的预判性。二是丰富对外政策手段,灵活使用政治、经济、外交等诸多手段,避免陷入战略目标和战略手段脱节的困境。三是不断培植中国在周边地区的软实力,特别是威望,使得周边国家对中国更加尊重,进而减少中国硬实力的使用。四是中国要更多参与地区公共产品的提供,让周边国家可以较为均衡地分享中国的发展红利,使周边国家对中国更加信赖。

  总之,中国周边战略未来需要更加注重战略效果,其关键在于不断提升中国在周边地区的影响力,这不仅有利于减少中国硬实力的损耗,也有利于中国的软硬实力更加协调,增强中国在周边地区的影响力。

 

  (作者单位:外交学院国际安全研究中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