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农村治理民主化法治化水平

2018-01-18 08: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周联合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坚持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当前应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要特别注重加强农村自治建设,提升农村治理的民主化、法治化水平。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多次强调要坚持和完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发展基层民主,保障人民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为基层民主建设提供了有力指引和重要理论支撑。从我国农村实际情况来看,除村民自身作为社会主人翁参与治理外,我国农村治理的主体包括基层党组织,基层政府及其具有公共服务职能的机构,基层群众自治组织,社会组织、经济组织以及各种村民自发成立的民间议事协商机构等。后两种情形,主要体现为村民自治。其中,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组织包括村民委员会、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村民小组会议等,以村民委员会为主。《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对村民委员会的职责进行了规定,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强调村民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基层群众自治是农民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的重要方式,这种实践与训练对于提高农村乃至整个国家的法治化水平都十分重要。而参与乡村治理的社会组织与经济组织类型多样,包括行业协会、公益组织和教育、文化、艺术、体育等各种民办非营利性组织,以及其他从事公共服务的企业、参与公益活动的企业、农村集体经济等经济组织。民间协商组织一般是各种自发成立的议事机构,与法律规定的正式基层群众自治组织不同,属于非正式的民间自治机构,如乡贤理事会等。

  从治理体系考察,当前我国乡村治理中的突出问题之一是自治性不强,规范化、法治化水平不高。一些地方基层政府大包大揽,村民委员会的独立性、自治性受到限制,农民参与积极性不高。一些地方在农村实行行政主导的“几套班子一套人马”,实质上取消了村民委员会及相关社会组织的自治性和独立性,使其成为行政机关的附属机构,村民自治落实程度有待提高。如一些经济发达地区的村(居)基层党组织、村(居)民委员会班子与股份合作经济联合社董事会班子“重叠融合”,容易导致行政与自治事务不分、政经不分、政社不分等问题。自治缺失,基层民主落实不够完善,容易引发村干部“寻租”等基层腐败问题,也容易引发集体资产流失或者为盲目发展而破坏生态环境等问题。

  一些农村地区培育发展独立、自治的社会组织数量不够,公共服务往往由行政机关包揽。某些农村地区社会组织虽然数量上有了发展,但结构不合理,社会公益类组织相对较少。对社会组织管理往往未能跳出“一统就死,一放就乱”的怪圈,社会组织过多依靠政府力量,行政化倾向严重。一些社会组织缺乏专业人才,服务能力差,参与乡村治理的能力和公信力不足。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