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主义与文化自信

2018-01-23 07:4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丽娟

  “天下”是中国传统文化对世界秩序的一种原初想象,“天下主义”是以“天下”理念为核心,由具有普遍性、开放性的世界秩序、价值规范与理想人格构成的思想体系。从儒家的“仁爱”、墨家的“兼爱”到康有为的“大同世界”,均体现出古人普遍的“天下主义”理想情怀,即对建立统一与合理、开放与包容的秩序体系的追求。在当今全球化语境之下,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不只是政治、经济的互动交流,更是人文领域的互鉴沟通。可以说,“一带一路”倡议作为文明之路,根植于对中国文化理念和文化战略的自觉自信,体现出“天下主义”的精神内核。

  文化自信首先是一种“以天下观天下”的世界观的自信。《道德经》有云:“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国观国,以天下观天下。”“天下”是中国文化特有的思维尺度,是一个最宏大、最完备的分析单位,具有最广阔的容纳力,任何问题都可以被纳入进来重新反思,文化也不例外。任何特殊的文化都是人类活动的结果,实质上体现了某特定群体对生活和生命的体验。因此,处于同一文化体系内的就是“文化朋友”,而处于文化外部的则是“文化异乡人”,这二者之间存在着内在张力。

  面对差异性的多元文化格局,西方文化多以民族国家为基本单位,把文化的视域限于国家、民族内部,缺少“心怀天下”的维度,世界秩序的冲突和混乱也多发于民族国家之间。萨缪尔·亨廷顿就认为,当今世界的冲突本质上是不同历史文化的世界秩序观之争,异质化的文明之间是不可兼容的。当然,这并不是说西方文化中没有关于世界的思考,比如斯多葛学派的“世界主义”,康德的“世界公民”等,但西方对世界的思考方式是“以国家观世界”,而中国的“天下主义”则强调“以天下观天下”,二者的立足点和尺度不同。“天下”作为一种消解了特殊性的世界观,其普遍性或整体性视野更饱满、更开阔,使得中国文化具有统一性力量。该力量的合理性在于,它是理想性和现实性的统一:其一,“天下”内在地蕴含了“天下无外”的理想,即它是一个只有内部而无外部的理念。各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在世界内部是平等共存的。世界不再是不同民族文化角力的场所,而是需要共建共荣的文化共同体。其二,中国传统文化是依循“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进路,从“身—家—国”逻辑同构的角度,最终达到“天下大同”的终极境界。因此,与西方文化相较,“天下”的世界观更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

  文化自信的核心是“以天下为一家”的价值观的自信。任何文化的核心都是一整套价值规范体系。中国文化是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伦理型文化,西方文化则是以基督教文化为代表的宗教型文化。伦理型文化是以血缘宗亲为出发点,实现情理统一、仁礼互动的社会。在《中国文化要义》中,梁漱溟认为“中国伦理始于家庭而不止于家庭”。一方面,中国文化重视家庭生活,传统五伦中父子、夫妇、兄弟都是关于家庭伦理的;另一方面,伦理关系由近及远,从家庭向外扩充,整个社会关系是依照家庭关系推广发挥的。可以说,家庭是“天下”的逻辑起点,所有问题最终会还原到家庭上。家庭是伦理的实体,而国家是政治的实体,家国同构的“天下”则是伦理与政治合一的文化实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