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家庭法理应回归民法

2018-01-24 07:4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轩

  按照现代法律部门的分类,古代中国是没有民法这一划分的。蔡枢衡在《中国刑法史》中有如下概括:“在历史上,中国刑法史是中国法制史的重心,除了刑法史的法制史,便觉空洞无物。”纵观中国历史,不管是《唐律疏议》《宋刑统》还是《大明律》《大清律例》,基本上都是“以刑为主”。如果涉及行政处罚或民事制裁,也多采用刑事处罚的手段。相对刑法而言,中国古代的民事立法一直较为薄弱。一方面传统中国民事法律稀缺,另一方面中国又是一个极其注重家庭伦理的国度。尽管民法发展陷入停滞,但体现家族本位的伦理法却一直相对发达。伦理讲求差别有序,人与人之间身份不同反映到立法中差别巨大。同时,家规族约作为国家法的补充盛行民间,国家并不对此作过多的约束,家长通常拥有极大的权力。然而,完备的婚姻家庭制度不能代表民法的存在,哪怕部分存在。

  既然中国传统没有民法之说,那么所谓“回归民法”的说法就一定不是针对中国传统来提的。在此之前,曾有学者主张婚姻家庭法作为一独立法律部门,依据的理由之一便是中国古代法律以礼为核心建构的诸法合体制度中,不存在“婚姻家庭法”隶属于“民法”的情况。民法一说传入中国已是近代,自然不会有隶属的状况。然而,当今中国亦不是古代,尽管我们仍然保留着一些风俗传统,但此时以古论今显然并不恰当。个人权利义务的变化,需要迎合时代需求的法律去保障。《民法通则》实施已过去30年,至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早已实现了。而在这之前,中国的家庭便经历了一场巨大的变革。

  1950年的《婚姻法》作为独立的法律部门承担了“废旧立新”的历史使命。国家急需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将个体以新的意识形态重新组织起来,这样才能为革命以及新兴社会注入新的力量;同时也希望通过《婚姻法》的实施去重塑家庭结构和家庭关系,以实现建立一个新家庭秩序的美好愿景。2014年11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编纂民法典,这是《婚姻法》回归民法的历史契机。从民法总则看,《婚姻法》回归民法已经得到立法确认,同时我们对于民法制度以及私法的理解也达到了新的高度,对民事法律部门也有了新的认识。

  马克思在黑格尔“市民社会”理论的基础上发展了其内涵。一方面,市民社会中最基本的内容便是财产关系和身份关系,而亲属关系是市民社会关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另一方面,现代民法调整的内容不外乎财产关系和身份关系,婚姻家庭法与民法具有天然的联系。当今世界,采用民法典的国家主要分为法国式和德国式,但不管采用何种形式都将婚姻家庭法纳入到民法典的体系之中,区别仅在于将其置于财产法之前或是之后。民法典的编纂是为实现民事法律各部门之间的内在统一,它以精确的法律概念作为单元建构,并呈现出极强的逻辑性,便于法律工作者在具体法律适用中引用和查找。所以从调整对象上看,婚姻家庭法和民法并无不同,两者都是调整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这并不因民事主体之间血缘或婚姻的情况而发生本质改变。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