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 建设数字中国

2018-01-28 13:0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李纲

  2017年12月8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大数据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应该审时度势、精心谋划、超前布局、力争主动,深入了解大数据发展现状和趋势及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分析我国大数据发展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问题,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完善数字基础设施,推进数据资源整合和开放共享,保障数据安全,加快建设数字中国,更好服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

 

  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催生数据爆炸性增长,数据资源的资产属性凸显,国外将数据比作“数字黑金”“数字原油”,现已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纵观各国大数据战略的实施,无不借助网络技术的更新迭代,深入推进海量数据被全面收集、整合、激活、分析与挖掘,最终实现数据共享与新的知识创造和价值创造。

  这些过程将更加突出数据资产在统领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核心作用,更加强化了数据驱动的全民创新活力、政府治理体系变革和经济发展模式创新,更加彰显开放共享的数据思维和社会的多元协同发展。

  准确把握国家大数据战略概念

  当前,全球新一代信息产业加速变革,大数据技术和应用快速创新突破,大数据市场需求急剧增长,我国正处于大数据研究和应用蓬勃发展的上升期,工业大数据标准化建设受到高度重视。贵阳“中国数谷”建设成效显著,京津冀、河南、辽宁等区域大数据产业生态逐步完善,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积极运用大数据战略思维,并在多个大数据应用领域与企业探讨合作。

  经由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的助力,企业级、行业级、领域级的大数据开发应用为驱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其成果为国家层面大数据战略的推进奠定了基础,但同时也暴露了大数据生态自发成长不可回避的一系列现实问题。

  一是内部发展不充分,如数据资源集成应用水平不高且难以满足现实需求、数据资源开发利用的经济驱动效应尚未完全发挥、数据价值挖掘程度有限、数据技术自主创新能力不强、数据安全以及用户隐私保障处在低水平阶段、抵御数据风险能力薄弱。二是内部发展不平衡,涉及不同地区、不同行业以及不同群体的大数据开发利用水平差异问题,政府部门间数据分割局面尚待突破,个别地区以及行业数据共享程度低下、数据资源开发不足乃至数字落差的存在以及由此衍生的网络空间治理问题已经严重制约了我国整体数字化治理以及大数据开发利用综合效益的提升。三是外部环境更为复杂,世界各国纷纷抢占大数据开发的战略制高点,人工智能等大数据技术应用已经走向国家竞争的前沿,美国正在加紧实施《大数据研究和发展计划》,着力提高从大量数字数据中访问、组织、收集发现信息的工具和技术水平;欧盟也在力推《数据价值链战略计划》,以增加就业机会;日本积极谋划利用大数据改造国家治理体系,对冲经济下行风险;此前,联合国推出的“全球脉动”项目,希望利用“大数据”预测某些地区的失业率或疾病暴发等现象,以提前指导援助项目。由此可见,大数据战略正在推动全球政治由“权威治理”向“数据治理”转变。

  我国既要主动应对网络社会数字治理国际秩序的缺失,也需要充分考虑国家数据安全与数字主权等问题。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就应该深刻了解其科学内涵。

  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必须坚持以创新驱动发展为宗旨。

  我国既是世界上拥有网民数量最多的国家,也是重要的大数据资源集散地,构筑在网络技术与数据开发利用基础上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服务以及新产业、新业态,为吸引企业、社会组织以及公众的参与提供了巨大的数据空间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发展平台。坚持创新驱动发展的大数据战略不仅能够成功激发企业和全社会运用大数据的创新活力,为经济社会发展释放潜能和创造力,而且有助于借用民智,营造跨地域、跨领域、跨行业集成融合的大数据应用生态,进而实现大数据驱动全社会创新发展的良好局面,增强大数据集成创新能力与国家大数据竞争力。

  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必须坚持政府数字治理体系变革与经济社会发展方式整体改革相协调。

  大数据是数字时代的新型战略资源,其开发利用水平取决于大数据与政府公共管理、企业生产经营与社会自我培育的深度融合。换句话说,既要高度重视大数据技术与政府数据治理双重递进、叠加作用而带来的国家治理体系与政府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充分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手段扩大数据开放、优化政府流程、改进行政方式、提高决策科学化精准化;也要统筹推进大数据战略与经济发展、社会治理的无缝对接。只有坚持政府、企业和社会大数据战略的整体化推进和数据治理的国家统筹,才能形成完整的大数据开发利用合力。单独强调某一方面,都会带来数据治理的碎片化与数据综合效用的衰减。

  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必须坚持速度、结构与质量效益相统一。

  英美等发达国家紧紧抓住网络信息技术革命的战略机遇,纷纷将国家数据资源的统筹规划与数据治理结构的适应性调整,作为实施大数据战略的前提基础。从中不难发现,推进大数据战略必须立足国情,从我国信息化建设的实际出发,妥善协调处理大数据开发利用中的速度、结构与质量效益的内在矛盾。一方面,要强化顶层设计,进一步规范大数据应用内容、层级与作用边界,促进区域、行业数据开放共享的协调发展,积极稳妥地引导传统经济向数字经济、传统社会向数字社会的结构转型;另一方面,质量是深化大数据应用的生命线,垃圾数据、数据陷阱等质量问题已成为当前我国大数据开发利用的瓶颈。规范数据格式、建立数据标准、开展数据质量监管与质量评价是保障数据准确性、完整性、可用性的有效手段。

  推动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必须坚持安全性与开放性的内在均衡。

  安全是大数据战略实施的前提,没有数据安全就没有可持续的大数据开发利用。面对国家治理体系从物理空间向数字空间的开放延伸,各国都在增强对本国数据的控制力与他国数据的影响力,充分利用技术优势和法律法规强化数据风险防范,保障本国数据主权。实施大数据战略,必须客观正视大数据跨界流动、跨境流程与开放关联中所带来的数据泄露、数据侵害等数据风险,进一步增强国家抵御数据风险的能力,实现数据开放与数据安全的平衡,建设安全中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