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好文艺批评的方向盘

2018-01-30 06:40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崔凯

  新时代文艺批评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要在加强文艺队伍建设、造就一大批德艺双馨名家大师、培育一大批高水平创作人才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同时也要造就和培育一大批有真才实学、有影响力、有威望、有公信力的文艺评论家和批评家,以高度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担负起为伟大时代催生伟大作品的历史使命

  

  文艺批评是引导创作、打造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古今中外,凡是涌现名家巨匠、产生经典文艺作品的时代,必定有优秀评论家、批评家助推与扶持。批评失语与缺位不利于文艺繁荣,批评误判与跑偏会造成艺术价值观错乱、审美标准混淆和文化市场以次充好、以假乱真、“劣币驱逐良币”等严重后果。文艺批评领域,原本是文艺战线上专家学者云集、学术水准最高、鉴赏甄别能力最强的地方,不该说假话、讲歪理。把文艺批评庸俗化、商品化或沦为某些低档作品的变相广告是一种值得注意的不良现象。

  文艺批评庸俗化、商品化

  一种情况是文艺批评环境欠佳,批评家瞻前顾后。正常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明镜和良药,怀有艺术理想和远大抱负的创作者会以敬重之心接受批评,通过批评家精准评判看到作品短处与不足,从而找到提高艺术作品的路径,精心打磨佳作名篇。而当下的文艺创作者与生产者大多不愿意接受批评,只许表扬、吹捧、奉承,不许指出缺点与不足,老虎屁股摸不得,小猫屁股也不许摸。一旦受到批评,动辄横眉冷对,甚至对批评家进行网络围攻,使批评家不敢说真话或不愿意蹚浑水,宁可三缄其口、明哲保身,避免惹是生非。

  另一种情况是碍于熟人情面,批评家避重就轻。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文艺圈内江湖习气重新抬头,有些批评家看风使舵、随波逐流,不看作品看情面,只要是熟人、朋友的作品,不管艺术质量如何,都要多说好话,无原则捧场、抬轿、胡乱吹嘘,偶尔为体现批评家的公允,也会在大肆吹捧之后轻描淡写地提几点“希望”或“有待于”提高的意见。此类所谓批评,绝不是真正文艺批评,不利于作家、艺术家提高创作水准、实现艺术理想,只会对文艺欣赏者造成误导,使艺术评价标准混乱不堪。

  第三种情况是见利忘义,批评家以“红包厚度”为艺术评判标准。少数批评家经不起市场大潮考验,丧失学术良知,见钱眼开、急功近利,无论啥样低劣作品,只要拿了好处就为人家高唱赞歌,什么历史的、人民的、艺术的、美学的标准统统服从红包厚度,打着文艺评论旗号行造势炒作之实。当然,凡是能靠评论赚钱者,皆非等闲之辈,一要文笔通神,善于把假的说成真的,把丑的说成美的,把恶俗说成大善,辩红肿之处为艳若桃花;二要诡辩技巧高超,明明知道作品存在问题,却能够巧妙避开或搁置作品价值取向、美学水准和社会效益等关键问题,顾左右言他,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此类“批评家”高明之处是能够在垃圾堆里翻出一块反光破玻璃,从而大做文章,旁征博引古今中外美学原理,新名词狂轰滥炸,云里雾里论证作品所谓独特性、创新性,借以误导受众,起到广告宣传的作用。

  习近平同志曾明确指出:“文艺批评要的就是批评,不能都是表扬甚至庸俗吹捧、阿谀奉承,不能套用西方理论来剪裁中国人的审美,更不能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把文艺作品完全等同于普通商品,信奉‘红包厚度等于评论高度’。文艺批评褒贬甄别功能弱化,缺乏战斗力、说服力,不利于文艺健康发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