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军事训练智能化发展

2018-02-01 08:3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行自 聂晓丽

  科学技术决定战争形态。随着以人工智能技术为代表的智能化技术群的出现以及在社会生产与军事领域的应用,可以预见,人类社会不久将进入智能化时代,未来将进行智能化战争。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军事训练服从并服务于战争需求,为应对即将到来的智能化战争,必须从战争牵引训练、训练服务战争、科技助推训练、管理促进效益四个方面牢牢把握智能化时代军事训练特点规律,推动军事训练智能化发展。

  理念智能化:探索战斗力生成规律

  训练实践,理念先行。不同于信息化时代,智能化时代军队战斗力生成模式及规律有其特殊性,应当积极探索其生成规律,促进智能化时代军事训练理念的形成发展。

  (一)以机械化与信息化为基础。智能化战争是智能化时代的产物,智能化时代不是凭空出现的,而是以人类在工业时代、信息时代所积累的科学技术为基础发展而来的。因而智能化战争时代的军事训练亦当以机械化战争时代和信息化战争时代的军事训练积累为基础。军事训练的智能化发展绝不是对机械化与信息化的否定,也并非两者的简单累积与线性延长,而应当是以机械化、信息化为基础的军事训练变革。我们应当以智能化为引领,加快完成机械化与信息化建设,并在此基础上发展智能化训练。

  (二)着眼智能化战争发展规律。智能化战争的发展以科学技术的发展为主线。智能化战争初级阶段以操控式无人平台为主导,指的是无人化战争阶段。即人从逐步与机器人编组到最终退居幕后,人控制的具有较高自主能力的功能性机器人成为战争前锋。该阶段的军事训练应当注重强化人的战争主导意识,提升运用工具操控智能化机器人能力,人机协同决策能力等。中级阶段以意识控制为主导。即人不再通过工具而是直接通过意识连接人造生物器件进而控制机器人。此时战争焦点为对人类大脑的硬件控制。该阶段的军事训练应当注重提升人的意识控制能力,进一步开发以谋略思维为主的人类大脑潜能。高级阶段以机器群体智能为主导。即人类以外的智能体发展到相当规模产生涌现效应,形成若干具有超计算、超存储和超学习能力的机器群体智能体。此时人退居幕后,通过维护和宏观管理机器群体智能体来参与战争。该阶段的军事训练应当注重增强在人类宏观监管下的机器自主学习与自主训练能力,并打破按战争层级与军兵种体系开展军事训练的传统理念,着眼扁平化、分布式训练体系开展训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