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文学分期“三代”

2018-02-07 06:31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高 玉

  中国3000年文学于类型上总体可以分为两种:古代文学和现代文学。古代文学主要是古代汉语的文学,又称为“旧文学”;现代文学主要是现代汉语的文学,又称“新文学”。古代文学分为先秦文学、秦汉文学、魏晋南北朝文学、隋唐文学等,其演变大致和中国古代朝代更替相应。“新文学”还在继续向前发展,目前分为现代文学与当代文学两个时期,大致对应于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时代。而每一时代的文学又可以分为不同的阶段,比如唐代文学又可分为初唐文学、盛唐文学、晚唐文学,现代文学分为第一个十年、第二个十年、第三个十年三个阶段,当代文学则分为“十七年文学”“文革”文学、“新时期”文学、80年代文学、90年代文学和“新世纪文学”。

  但问题是,当代文学不能这样无限地延伸下去,时间上,现代文学只有30多年,而当代文学已经60多年。在容量上,即作家作品以及文学现象上,当代文学也远远多于现代文学,且当代文学更复杂。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在时间和内容上严重不平衡。当代文学内容非常庞杂,不具有一致性,越来越不具有一个时期的特点,比如“新世纪文学”和“十七年文学”在品性和格局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性,放在一代已经很勉强。当代文学这样没有限制地增加时间和内容就失去了分期的意义,也违背了分期的初衷。“当代”本有“当下”之义,但“十七年文学”、“文革”文学已经远离当代,80年代文学、90年代文学也正在淡出当代,只有“新世纪文学”具有当代性。

  新文学应该分为三个大的时代

  “当代”的内涵随着时间的延伸而变化,新中国初,用“当代文学”这个命名是合理的,但到了90年代,“当代文学”越来越不能函纳“十七年文学”、“文革”文学,现在,不论是作为时间概念还是作为性质概念,“当代”都不再合理和有效。新中国以来的新文学如何分代,这是困扰现当代文学研究多年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问题现在到了解决的时候。中国新文学应该分为三个大的时代:“现代文学”“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文学”“新时代文学”。

  “现代文学”,也可以称为“民国文学”,是中国新文学“建制”的时代。“新文学”作为一种与旧的文学不同的文学类型,作为现代性的文学,经过30多年的探索最终确定下来,新文学的特征包括文体、语言、体制、精神等,都是在这一时期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文学”也可以称之为“新中国文学六十年”,是时代性非常强的文学,主要是在内容上有新的发展,在文学道路、性质、体制上也有很大变化,但文学形式则基本上沿袭现代文学,整体水平也是和“初级阶段”相一致。而“新时代文学”将是一种体现新时代特质和精神的具有巨大创造性的繁荣、强大、具有巨大辐射能力的文学。每一时代的文学都具有标志性的开端,“现代文学”以“五四”新文学运动为开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文学”以新中国成立为开端,“新时代”这个概念虽然是中共十九大才正式提出的,但我认为“新时代文学”以十八大为开端,2014年10月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是标志性的事件。

  现代文学最突出的特点是反传统,学习西方文学,不仅仅只是形式上的学习,更重要的是内容上的学习,比如反封建,提倡现代精神等。站在中国3000年文学发展的立场上来看,“现代文学”是巨大的发展,是转型,它终结了中国古代文学类型,开启了新文学,正是因为创制的开天辟地、亘古未有,未来中国文学如果不发生新的转型,很难有人可以超越鲁迅等人的高度。但另一方面,鲁迅等人都深受西方文学的影响,所以把现代文学置于整个世界文学的背景之中来看,其原创性和影响力显然是不够的,它是对西方文学的单向接受,而难以对西方文学进行逆向的影响。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文学”丰富发展了现代文学,尤其是在民族性、通俗性、中国性以及时代性上有很大的开掘。表现为“前30年”和“后30年”两个阶段,“前30年”主要向苏联文学学习,“后30年”则恢复现代文学传统,改革开放,继续学习世界文学。另一方面则不再反传统,而是继承中国古代文学,正是在这种学习和继承的基础上,中国文学到新世纪时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进入了繁荣的局面,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具有象征性,反映了西方对中国文学的认同。莫言并不是孤独的,余华、贾平凹、王安忆、刘震云等都是非常有成就的作家,都不同程度地得到世界文坛的认同,这反映了新世纪中国文学的深度与厚度。

  而“新时代文学”则是社会主义现代化阶段的文学,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部分。中国近百年来一直在向西方学习,这个学习过程在新世纪初已经基本完成。中国现在的文学已经赶上了西方,进入了先进行列,和西方处于平等的位置。“新时代文学”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向前发展的文学。

  “新时代文学”将使中国文学优势充分发挥

  “新时代文学”当然也继续向西方文学学习,但这种学习不再是单向度的,而是互相学习,在平等对话交流中相互提高,共同进步。世界文学的优秀部分我们都学习到了,同时,中国文学有很多西方文学没有的优势,比如汉语的特殊诗性、文学传统、文学人口、文学体制等都是西方文学所不具有的。“新时代文学”将会使中国文学的这些明显和潜在的优势充分发挥出来,从而释放巨大的能力。

  新时代文学才刚刚开始,但其特征端倪已开始显示。习近平《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既是对中国过去文学经验的总结,同时也对“新时代文学”作展望和规划。我认为“新时代文学”主要有四大特征:

  一、创新性。“新时代文学”最重要的品性就是创新,不再以西方文学为参照标杆,而是走自己的路。不仅文学内容上的创新,也包括文学形式上的创新,只有创新才能先进,才能发展,才能得到世界其它国家和民族的认同。

  二、丰富性。“新时代文学”的强盛表现为丰富性,多层次性,广泛性与深度。随着人民精神生活的不断提高,文学在人民日常生活中具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通俗文学、纯文学、儿童文学等,全面发展,全面创新,真正实现文学高原和在高原基础上的文学高峰。

  三、辐射性。中外文学将是平等的关系、相互影响的关系。中国文学将是世界文学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具有世界性,具有巨大的辐射力,不仅被世界各国广泛地认同,还被其它国家广泛学习和效仿。

  四、中国性。“新时代文学”具有世界性,首先是具有中国性、民族性,根植中国文化传统和文学传统,反映和表达中国社会现实和中国人的生活精神,但所表现出来的中国社会和生活具有广泛意义,特别是其文学精神具有普遍性。同时,在形式上,“新时代文学”是民族形式的,是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

 

  (作者为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冯瑶)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