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袤的田野上催生强劲发展动力

——访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唐忠

2018-02-08 08:26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王婧凌

  农,天下之大业。

  2月4日,新华社受权发布《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这是改革开放以来第20个、新世纪以来第15个指导“三农”工作的中央一号文件,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进行了全面部署,明确了乡村振兴战略的“三步走”时间表和路线图,为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

  乡村振兴现状如何?“三步走”怎样走?新型城乡关系怎么构建?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唐忠。

  历史性成就夯实振兴基础 

  粮食生产能力增至1.2万亿斤,主要农产品供给充足;农民人均年收入超1.2万元,6600多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农业绿色发展势头正劲,生态文明成为美丽乡村建设行动指南……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农业农村经济稳中向好、稳中向新,成为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稳压器”,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了大前提。

  “这为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奠定了坚实基础。”唐忠认为,5年多来的发展成就最大亮点是,农村居民收入增长率高于城市居民收入增长率,并且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倍数逐步减小。尤其是随着农业现代化的不断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为解放农村生产力提供了方向,为农民增收提供了先决条件。

  数据显示,去年前三季度,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7430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6%;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778元,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5%。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2.81,比前年同期缩小0.01。外出务工农村劳动力总量17969万人,比前年同期增加320万人,外出务工农村劳动力月均收入3459元,增长7.0%。

  党的十九大提出,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强调,要科学制定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清除阻碍要素下乡各种障碍。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专门研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政策。在唐忠看来,乡村振兴战略是新时代“三农”工作总抓手,这意味着农业农村发展迎来了历史机遇期。

  同时,他也提醒说,还需正视城乡居民生活质量、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仍存在不小差距,这也是做好新时代“三农”工作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步走”规划振兴蓝图 

  “到2020年,乡村振兴取得重要进展,制度框架和政策体系基本形成;到2035年,乡村振兴取得决定性进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基本实现;到2050年,乡村全面振兴,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全面实现”,这是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明确的“三步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对此,唐忠有自己的理解。他说,重要进展是指乡村振兴战略的体制机制建立起来,乡村文明、社会治理、产业发展等成效初步显现;决定性进展是指乡村振兴战略体制机制进一步理顺,城乡要素流动障碍全面消除。

  “全面振兴是整个乡村振兴的体制机制和政策都相当完善,城乡之间实现良性互动并相互促进,‘三农’问题得到解决。”唐忠表示,从时间上看,“三步走”的时间表与党的十九大提出的目标是同步的,与“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时间进程是有机衔接的;从内容上看,乡村振兴的“三步走”不仅是立足当下,更是放眼未来的长期性历史任务,为未来30多年“三农”发展规划了一张新蓝图。因此他认为,乡村振兴战略“三步走”是“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一个有机部分。

  “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唐忠坦言,从这张新蓝图中,我们能感受到积累的力量。他说,从党的十三大提出“三步走”的现代化发展战略,到党的十五大提出“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都是推动国家发展以积累的方式实现量变到质变的飞跃过程。

  “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我们党又提出‘三步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是对中国经验的借鉴和延伸。”唐忠表示,这必将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在广袤的田野上孕育生发出强劲的发展动力。

  城乡融合激荡振兴活力 

  “循道而行,功成事遂。”当前,随着城市发展越来越现代化,部分地区的乡村却日益落后沉寂。为此,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必须重塑城乡关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

  “这意味着在城市和乡村发展中,要拆除城乡二元体制机制的藩篱,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在唐忠看来,城乡关系是一个大范畴。他说,重塑城乡关系重点是要弄清楚要塑造怎样的新城乡关系,尤其是搞清楚城市和农村、城镇化和乡村振兴该如何互动。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农业农村的发展水平有了大的提升,但是城乡二元结构仍然存在。这种体制决定了城乡居民劳动生产率方面的巨大差异,也使农民在教育、医疗、养老等社会服务上出现差异。

  “打破体制机制藩篱,这是城乡融合必须跨过的一个坎。”唐忠说,这需要缩小农村居民和城市居民在社会服务上的差距,打破二者之间的制度门槛,为城乡间人员流动创造条件,以实现传统的由农村向城市的单向资源流动向城乡发展要素双向流动转变。

  有专家认为,城乡融合并不是要让农村和城市间的界限消失,而是要在保留各自特点基础上互补共进。对此观点,唐忠表示认同。他说,城乡融合意味着城市和农村地位的平等,而不是简单的农村服务城市,城市当然也要反哺农村,最终实现双方的共融共生、协调发展。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唐忠强调说,只要坚定信心、咬定目标、苦干实干、久久为功,就一定能满足亿万农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谱写出新时代全面小康的新篇章。

    (中国国防报记者 王婧凌)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冯瑶)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