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继先哲之业 开拓学术新涯

——追念“通儒”饶宗颐先生的教诲

2018-02-11 07:5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荣新江

  惊悉饶宗颐先生在香港仙逝,享年101岁。虽然是高寿而善终,但于我而言,还是有些突然。记得大概十多年前,一次饶公(我更习惯用这个称呼)在香港办画展,小说家金庸先生敏锐地察觉到展品一共108幅,所以在祝词中说,我们今天看到的是饶公一百零八幅作品,我们也希望饶公在108岁时,再来看饶公新的一百零八幅作品。我就像迷金庸小说一样被他迷惑了,所以三个月前饶公来北京办画展时,我去了新疆图木舒克市,而错过与饶公见面的机会,当时还想,反正可以等到饶公108岁时再看他的画展。遗憾的是,小说家的话是虚构的,我错过了最近一次与饶公见面的机会。

  从饶公游学,耳提面命,不时受教

  我是1991年8月到香港大学参加隋唐史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时候,第一次拜见饶先生。此前半年我在英国图书馆编敦煌汉文残片目录,罗永生兄告诉我香港大学的黄约瑟先生要在8月初办一个隋唐史的国际研讨会,正是我回国的时候,建议我提出参会申请,绕道香港回国。我不认识黄约瑟,永生兄当时也是人微言轻,听说黄先生亲自去请示饶先生,饶公虽然和我从未谋面,但看过我写的文章,马上说“请,请他来”。

  记得开会那天,与会者都是国内和国际知名学者,饶先生来到会场,许多人迎上去招呼,饶先生开口问“新江在哪?”看到我最年轻,直奔而来。真没想到,如雷贯耳的饶宗颐教授,这么平易近人。攀谈起来,他对我当时有关晚唐五代宋初的敦煌归义军史的研究很有兴趣,我们说定,第二年由香港中华文化促进中心邀请我来港从事研究工作。于是,我在1992年11月没等随斯文·赫定基金会环塔里木盆地考察结束,就从和田半途回京,赶赴香港,到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跟随饶公做敦煌学研究,一直到1993年5月。随后在同年8月,我又在饶公安排下,出席香港大学举办的“第34届亚洲与北非研究国际学术会议”,再次拜见饶公。

  1994年3月,我随季羡林先生到曼谷参加华侨崇圣大学成立仪式,又有机会与饶公朝夕相处,仪式结束后,我没有随季先生回京,而是随饶公到了香港。在这次访港过程中,与饶公商定,把原本由中华文化促进中心资助《九州学刊》敦煌学专号的经费,转到北京,单独办一份《敦煌吐鲁番研究》专刊。这就是1995年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敦煌吐鲁番研究》,由季羡林、周一良、饶宗颐三位先生主编,我负责具体编务,前六卷的具体工作就是我来做的。

  1997年香港回归后,更方便往来香港,见到饶公的机会也更多。2001年10月15—30日,又有半个月在香港中文大学新亚书院,与饶先生合作敦煌学方面的研究。与此同时,饶公也多次来北京参加会议,举办画展,每次都有机会见面,耳提面命,受益良多。

  饶公为人谦和,他每送我一本书,都写“新江兄正之”“新江吾兄吟正”等,对年轻人奖掖有加。所以我和他虽然年龄差距很大,而且分处内地、香港,原本的价值观念当然很不一样,但一见如故,每次谈话,都非常愉悦。他对我没有任何保留,有问必答。我对饶公的知遇之恩也倾力回报,帮他编辑过八卷本《法藏敦煌书苑精华》,还有《敦煌曲续论》《敦煌吐鲁番本文选》等书。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