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我国社会发展的新变化

2018-02-11 08:02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邱耕田

  十九大报告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新时代”有着丰富的内涵、多样的表现和深远的意义,我们对新时代可以做多角度的把握和解读。基于发展学的视角分析,在新时代,我国社会发展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正在和将要呈现出七个方面的积极而重要的变化。

  在发展的价值取向上,出现了由“物”到“人”再升华到“人民”的转变。人是社会发展的主体,自然包括着人是社会发展的价值主体。但改革开放后相当长一段时期,我们或多或少受到了“以物为本”的发展模式的影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在发展的认识论上,把经济增长等同于社会发展;在发展的过程上,一味追求发展的速度和规模;在发展的结果上,主要着眼于经济产值和人均指标的变化或增加。以物为本的发展模式,在促进了生产力极大发展和带来了巨量物质财富的同时,也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发展代价”,如造成了发展内涵上的一维化、发展评价尺度上的单面化、发展结果上的生态环境破坏和贫富差距扩大等不良后果。进入21世纪以来,我们提出了“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这是发展价值取向上的一次巨大飞跃,开启了我国发展的新追求。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又提出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着力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来的,体现了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体现了人民是推动发展的根本力量的唯物史观。”由“物”到“人”再升华到“人民”,我们的发展价值趋向更加清晰明确,也更加科学合理。换言之,当我们“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坚持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为人民过上更加美好生活而矢志奋斗” 的时候,我们的发展就在人民主体性和利民性原则的视界内,获得了价值品质的先进性和实践选择的必然性。

  在发展的境界上,出现了由物化发展向美化发展的转变。过去,受落后的社会生产和低下的生活水平制约,人们在发展中主要满足物质性的需求,由此造成了人们在实践中对物质功利的过度关注和追求,以至于急功近利甚至不择手段,拜金主义盛行。事实上,当我们在物质上渐渐富起来之后,产生新的、更高的如创美、审美等方面的追求,就成为一种必然。十八大以来,“美丽中国”、“美丽世界”概念的提出表明,我们完全可以从审美的角度来打量和观照中国的发展及世界的变化。创美和审美对于促进人的全面自由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审美具有解放性、平等性和怡情性等功能,它能把人从沉重、苦闷、枯燥的物质生活中超脱出来,使人获得一种解放的感觉;审美活动还能消除人与人之间在现实中的差别,实现人们在精神层面上的平等性;审美活动通过快乐、愉悦、自豪、向往等心理体验,使人在与自然和社会的“审美交流”中获得激动和兴奋,让人感受到生活的快乐和意义,从而使麻木、乏味的物质人或经济人向全面发展的审美人升迁和转化。

  在发展的形态上,出现了由单一片面的要素性发展向全面协调的整体性发展的转变。长期以来,无论是国际还是国内,社会发展基本上都是一种要素性发展。这种要素性发展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把构成系统的某一要素或部分的发展绝对化、唯一化,从而导致了社会发展的片面化、失调化的态势;其二,把构成动态的社会系统的某一发展阶段--主要是指现阶段,绝对化、唯一化,从而导致只重当前而忽视未来的不可持续化的发展现象。十八大以来,我国的整体性发展趋势明显。我们提出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诉求等,都是从不同侧面对整体性发展的追求或期盼;我们在实践中的一系列做法,包括转方式、调结构、去产能、提效益、补短板、求充分、重公平、防风险等,也都是整体性发展的具体要求或做法,是我们“着力增强发展整体性协调性”的表现。总之,十八大以来,我国整体性发展的理念正在形成,整体性发展的态势正在显现。所谓整体性发展,是指社会系统的关联性发展,具体而言,是指构成社会系统的静态的要素间(如人的要素、物的要素等)和动态的阶段间的关联性发展。从内容上看,整体性发展包括这样几方面的子内容或“子发展”:基于不同地区和国家的共同发展;基于关系角度的和谐发展;基于构成社会系统的要素或领域角度的协调发展;基于纵向维度的可持续发展。而无论是横向的共同发展、协调发展、和谐发展,还是纵向的可持续发展,都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因此,整体性发展就其灵魂和核心而言,体现为一种共享发展,即要努力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