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一带一路建设

2018-02-14 07: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龚刚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以下简称“习近平经济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从初步学习体会看,习近平经济思想至少包括三个关键词:经济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一带一路。其中,新常态是“新时代”在经济学领域的表述,新时代(新常态)下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习近平经济思想中的对内经济发展战略,一带一路则是新常态下的对外开放倡议。

  新常态: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阶段

  在历史唯物主义视角下,经济发展过程无不基于生产力的发展,由此推动经济体在经济关系结构和资源禀赋等方面的演变,经济发展新阶段是量变到质变的标志。这意味着新的经济环境及其对经济体的新约束,形成新的经济增长与发展方式,需要有新的经济变量决定方式和经济学理论反映这种变化。如果生产方式未能调整至适合相应发展阶段的变化,发生了生产方式的错配,必然给经济体带来扭曲,造成各种发展困境。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习近平及时提出了“新常态”的经济思想。

  按照经济增长理论,发展过程可以理解为人均产量不断提高的过程,而人均产量的提高得益于人均资本的提高和技术进步。现实中,人均资本的提高通常表现为农村剩余劳动力脱离土地进入城市与资本结合。这样一个过程实际上就是生产方式从劳动密集向资本密集逐渐转化的过程,即人均资本拥有量不断提高的过程。然而,在没有技术进步的条件下,由资本密集所带动的人均资本和人均产量的提高是有极限的。当经济增长达到这一极限时,唯有技术进步才能进一步提高人均资本和人均产量。技术水平的提高意味着生产方式趋向知识(或技术)密集化。因此,在增长理论框架下,生产方式存在着从劳动密集向资本密集转移和从资本密集向知识密集转移的两个发展阶段。

  生产方式完成从劳动密集向资本密集的转移,通常也意味着农村剩余劳动逐渐被现代工业部门所吸收,劳动力市场开始由过剩转向短缺,即所谓“刘易斯拐点”的出现,此时,进一步的增长将使工资快速上涨。工资的快速上涨也必然意味着收入分配状况开始出现好转,即出现库兹涅茨曲线的拐点。

  由此,可以将发展中国家脱离贫困后向发达国家的发展过程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剩余劳动力的消化过程,此时,经济处在刘易斯拐点和库兹涅茨曲线拐点出现之前,生产方式从劳动密集向资本密集转化,属低收入国家向中等收入国家发展的阶段。第二阶段是技术的追赶过程,此时,刘易斯拐点和库兹涅茨曲线拐点出现,生产方式从资本密集向知识密集转型,属中等收入国家向高收入国家迈进的阶段。经济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的发展并非自然达成,很有可能出现中等收入陷阱,因为存在从资本密集向知识密集转型的瓶颈。

  新常态意味着中国进入了经济发展的第二阶段。首先,中国已经是一个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其次,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大规模的剩余劳动力在中国已不复存在,“招工难”已在东部沿海地区不时出现。有研究显示,中国当前的综合失业率约在6.6%。这一失业率水平小于西欧发达国家(如法国等)的失业率。再次,剩余劳动力的短缺也必然意味着工资快速上涨(快于GDP的增长速度),从而收入分配开始好转,库兹涅茨曲线的拐点开始出现。例如,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08年中国的吉尼系数到达最高值0.491,2015 年则降为0.462。最后,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经济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资本密集型经济特征。钢产量已连续十几年占据世界第一,产能过剩也通常集中在资本密集型产业(如钢铁业等)。综上所述,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其经济发展的第二阶段——新常态。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