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全“三治合一”的乡村治理体系

2018-02-14 07: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易承志 李涵钰

  在新的历史时期,“三农”问题的治理既面临着难得的机遇,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乡村治理“三治合一”模式的提出,为破解乡村治理困境指出了明确的方向,也为乡村治理体系构建提供了总览性思路。

  新时代乡村治理面临新要求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也对乡村治理体系建设提出了新要求,具体表现如下。

  第一,消减乡村自治组织的行政化趋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村民委员会向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负责并报告工作”。然而,现实中,村委会作为基层任务的承接者,在与乡镇政府互动中出现一定的行政化趋向,尤其在分税制和农村税费改革后,村级组织因财政紧张而更加依附乡镇政府,加之压力型体制使乡镇政府处于政府层级的末端,积压众多行政任务,内在地需要村级组织来分担,这加剧了村委会的行政色彩,而作为乡村基层权力代表的村民会议被忽视。

  第二,在乡村空心化背景下促进城乡治理资源的平衡配置。乡村的空心化主要是指工业化和城镇化背景下农村人口外流导致的农村治理能力弱化问题。其中一个突出的影响在于,乡村适龄劳动人口对土地的依赖性明显下降,更多的乡村劳动力选择入城谋求发展,导致乡村劳动力大幅、快速萎缩。而作为乡村自治主体的村民特别是青壮年人群一旦流失,乡村自治的基础便面临弱化的危险,乡村人口老龄化、留守儿童等衍生现象背后的乡村养老、教育资源缺乏和城乡资源配置失衡问题将更趋尖锐。有效缓解资源失衡引发的矛盾,防止离乡进城的驱动力在代际间逐步扩大,避免造成人口流失与资源缺失的恶性循环将成为乡村治理的新焦点。

  第三,促进乡村精细化治理。随着改革开放以来乡村治理结构的变迁,乡村治理涉及的内容呈现出复杂化的局面,环境公平、产权分配成为当前较为显著的问题。但就法律对村民自治权利的保障而言,在乡村法治建设的推进过程中,基于伦理道德的人情关系网络在不同程度上抵触着讲究权利义务的法律网络,以伦理秩序作为自身行为规范已然内化为村民的习惯,尝试以法律塑造村民的行为准则就要面对传统乡土观念的制约。相反,城市治理因其较高的开放和包容程度则表现出相对良好的适应性,两者之间的现有差距对乡村治理而言同样严峻。从城乡二元分割治理到城乡一体融合治理的过渡中,我国城乡隔离程度相对减弱,然而,城乡二元困局尚未得到根本性的改变,城乡差距的外延在改革新阶段反而会扩大;乡村崛起也不可避免地造成农民群体内部的分化。因此,实施多维而精细的乡村治理是大势所趋。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