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宣言》文体的变化

2018-02-26 07:43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王保贤

  今年是世界上第一个共产党——共产主义者同盟的纲领《共产党宣言》(以下简称“《宣言》”)问世170周年。《宣言》的问世,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开端。

  恩格斯致马克思信中说:“我们最好不要采用那种教义问答形式,而把这个文本题名为《共产主义宣言》”

  《宣言》在1848年2月问世前,曾经由恩格斯执笔,先后起草过两份稿本:第一份是提交给1847年6月2日至9日召开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一大”(正义者同盟的改组大会)讨论的《共产主义信条草案》,第二份是提交给1847年11月29日至12月8日召开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二大”讨论的《共产主义原理》,后者是在前者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在我国读者中,了解和熟悉后者的比较多,因为国内历次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至2012年9月共三版,均为四卷本)和2009年12月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文集》(十卷本)中都收录了这一著作;但知道前者的读者,可能就相对比较少了。这其实也不奇怪,由于《共产主义信条草案》是在1968年才被发现的,加之它作为《宣言》的第一个稿本,无论从内容还是从形式上看,都存在不少缺陷,特别是某些地方还残留着明显的空想社会主义成分,因此,在国内已往出版的马恩著作集中,仅被收录于1979年9月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版第42卷中(2014年12月,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新的《宣言》单行本,已将其作为附录的第一项内容收入了)。

  近年来,国内有学者为了说明“问题意识”和所谓“问答逻辑”的重要性,曾以《宣言》前两个稿本的形式为例,并在文中将其与古希腊哲学中的“对话体”相联系,甚至干脆等同了起来。从表面上看,《宣言》的前两份稿本都采用了一问一答的形式,但准确地说,这种形式叫做“教义问答”。请看在共产主义者同盟“二大”召开前夕,恩格斯致马克思信中的一段话:“请你把《信条》考虑一下。我想,我们最好不要采用那种教义问答形式,而把这个文本题名为《共产主义宣言》。因为其中或多或少要叙述历史,所以现有的形式完全不合适。”(1847年11月23日-24日《恩格斯致马克思》,《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2014年12月,第116页)

  恩格斯信中的“《信条》”,即《共产主义信条草案》;“《共产主义宣言》”,即后来定稿的《宣言》。所谓“教义问答”亦称“教理问答”,是欧洲在15世纪发明了印刷术,尤其是在16世纪宗教改革运动兴起后,不论是基督教(新教)还是天主教,在其传播过程中经常都会使用的一种印刷成的小册子,这种小册子采用一问一答的形式,言简意赅、条理分明,深受信徒欢迎。当时著名的教义问答,有1537年出版的加尔文的《教理问答》(专供儿童学习使用),俄罗斯正教会在1723年还出版了《正教简易教理问答》,等等。直到19世纪40年代,这种形式在当时的工人运动中都还具有较大影响,就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前身正义者同盟而言,该组织至少先后产生过两份教义问答式的纲领,即1838年由K·沙佩尔起草的《财产共有》和1844年由A·艾韦贝克起草的《共产主义教义问答》。

  1844年夏天起,马克思、恩格斯开始与正义者同盟的领导人有了联系和交流,并与在同盟中占统治地位的具有浓厚宗教色彩的魏特林空想共产主义思想进行了斗争,最后终于获得了同盟其他领导人的支持。1847年春,约瑟夫·莫尔代表同盟分别专程赴布鲁塞尔和巴黎(此时同盟总部已由巴黎迁到伦敦),面见了马克思和恩格斯,请求马、恩参加同盟并指导同盟的改组工作。由于最初的改组工作主要集中在思想原则等重大问题上,因此恩格斯在先后起草的两份纲领草案中,仍然沿用了传统的教义问答形式,尽管他一开始就认为这种形式是陈旧、落后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