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哲学在概念史研究中的论争

2018-02-27 07: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鹃

  概念史研究作为德国本土特有的研究传统,在伽达默尔的理论激发和奥伊肯的明确倡导之下,借助由罗特哈克于1955年创刊并出版至今的年刊《概念史文库》而正式登上学术舞台。这一研究的三大扛鼎之作,即里特尔(Joachim Ritter)始创的《哲学历史词典》、科泽勒克创始的《历史的基本概念:德国社会政治语言词典》和赖夏特创始的《法国1680—1820年政治社会基本概念手册》,均是团队合作的大型辞书。凭借后两种辞书,德国的社会政治思想史研究更是重回世界一流行列,其概念史与社会史相结合的研究模式,也在和其他思想史研究方法的碰撞交流中进一步走向国际化。如果说历史科学领域的概念史研究已经成为历史科学中一种很重要的研究方式,那么哲学领域的概念史研究在哲学研究中则还没有达到同等的地位。因此,当前德国哲学概念史研究者争论最多的一个问题是:是否应当将概念史上升为哲学本身?此外,随着《哲学历史词典》工程的完成,人们也在讨论,哲学概念史研究在其后的发展中是否也要走上与其他思想史研究方法(如话语史、隐喻学等)对话融合的道路?

  第一个问题肇端于伽达默尔的《作为哲学的概念史》,他在文中主张,在一个由科学理论、逻辑和语言分析主导哲学的时代,哲学应当明确自己独有的研究对象,那就是概念自身。由于语言的本质是自我遗忘性,因而概念史的任务即在于:如果我们想证明我们所研究问题本身的合法性,那么就必须先澄清哲学概念词汇被遮蔽的源头。这种澄清可以向我们展示日常语言使用和哲学概念形成之间的张力关系。词与概念的关系规定了我们的思,而我们的思总是不断逃出通常的语言使用方式,导致词汇的意义方向脱离其最初的使用范围,并对其进行扩展或限制、比较和区分。因此,概念史就是要追随思的这一运动,对这一关系的澄清是“唯一正确的哲学之路”。可以说,《哲学历史词典》就是在这种诠释学影响之下概念史研究的产物,它建立在对哲学研究对象(概念)之历史多样性的观照,以及对非历史的分析性定义的批评之上。显然,作为对哲学概念之历史的研究,“概念史”这个提法本身就预设了自己的研究对象不是一个经历了不同概念意义变迁的术语,而是一个经历了不同形态的概念。

  一部分概念史研究者建议放弃对概念史的这种理解,主张让概念史回到术语史这一基本功能上,承认作为术语史的概念史只是服务于体系哲学研究的次级工作。这一立场与概念史研究一直以来受到的批评有关。由于历史科学领域的概念史研究极为强调概念和政治社会变化之间的互动关系,而哲学领域的概念史研究则主要关注贯穿诸种经典理论形态的概念,因此后者更容易受到来自其他历史研究角度的质疑。众所周知,学者经常借用剑桥学派“语境主义”代表人物斯金纳对英语国家观念史的批评,指出表达上的同一性并不等同于概念上的同一性,否则就是在搞词语崇拜。因此,作为回应,这部分概念史研究者认为应当弱化“一个概念经历了不同形态”这样的理解,而应将概念史表述为“具有同一个语言表达式的不同概念的时间序列”。他们经常强调,里特尔自己在《哲学历史词典》第一卷前言中就说过,把这本词典等同于“概念史词典”,其实是一种误解,因为“概念史描述”既不是这本词典的任务所在,也不是这本词典所能够胜任的。所谓里特尔学派的概念史,表现出来的毋宁是学说史或者问题史。有研究者甚至主张放弃使用“概念史”这个名称来标识此类研究,他们认为恰恰是这样一个标签才使得在学术实践中已获得广泛使用的《哲学历史词典》仍在遭受不必要的批评。

  另一部分概念史研究者则认为,无论概念史的意义在伽达默尔、奥伊肯和里特尔那里有多少不同,他们都毫无疑问认同概念史不应当仅仅是哲学的辅助科目,而应当属于哲学研究的核心领域,而这也应该为现在的概念史研究者所坚持。在他们看来,如果承认我们是在一个体系多元的时代思考和生活,需要超越一个特定学派的方法和视野,并考虑他人的视角和论证,那么概念史就属于哲学。因为它展示了我们的边界在哪里,我们如何能再往前一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