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苏格兰城市化迅猛发展

2018-02-28 08: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芳 卢少鹏

  从18世纪起,曾经被讥讽为“跛腿乞丐”的苏格兰走上了一条历时百余年的城市化道路。在同时代的西欧背景下,这一激变式发展显得颇为独特。农业革命、商业革命和工业革命成为苏格兰城市化的根本动因,城市人口自然增长、乡村居民涌入城市和来自爱尔兰的大量移民,充当了苏格兰城市人口的三大补给力量。从19世纪三四十年代起,英国政府发动了一场持久的公共卫生运动,消除了苏格兰城市化和工业化道路上的一大障碍,促进了苏格兰城市生活由传统向现代的初步转型。

  城市化以惊人速度发展

  17世纪,苏格兰仍是一个典型的乡村社会。17世纪上半叶,苏格兰在欧洲16个“城市化社会”中排名第11位,1700年排名第10位。这表明,在17世纪的西欧,苏格兰是城市化程度较低的地区之一。

  然而,进入18世纪后,苏格兰的城市化开始以惊人速度发展,18世纪后期尤为迅速。18世纪50年代,在欧洲16个“城市化社会”中,苏格兰的排名已由1700年的第10位升至第7位,1800年升至第4位。18世纪与19世纪之交,苏格兰已经成为西欧城市化程度最高的5个社会之一(其他4个“城市化社会”为英格兰和威尔士、荷兰、比利时、意大利北部)。

  引人注目的是,苏格兰取得这样的成就仅花了几十年。荷兰、比利时和意大利北部在两个世纪之前就已高度城市化,且在1750年之后城市扩张的规模几乎停滞不前。英格兰和威尔士的城市化过程则呈现出连续、持久、稳步的特征,尽管其城市化程度高于苏格兰,但苏格兰的城市扩张颇为迅猛,迅速缩小了彼此的差距。到1850年,苏格兰的城市化跃升到第2位,仅次于前者。

  苏格兰的激变式发展意味着与过去的断裂。18世纪前,乡村社会秩序在苏格兰占据支配地位,城市附属于乡村。然而到19世纪,城市已成为经济变化的源泉与中心,新的社会秩序迅速形成。

  产业革命充当城市化引擎

  在短短几十年中,苏格兰之所以经历了如此迅速的城市化进程,根本原因是实现了三大产业的现代化。

  一是农业革命在苏格兰的展开。农业革命与城市化在苏格兰大致是同步的,只有食物产量大幅增加,才能养活源源不断流入城市的非农业人口,城市化才有可能持续发展。18世纪50年代至19世纪20年代,苏格兰的谷物、蔬菜产量翻了一番,肉类产量增加了6倍。农业改良还推动了城市的发展,一方面,农业的专业化提升了城市作为交易中心的功能;另一方面,苏格兰农业的繁荣增加了农场主的收入,随着购买力增强,他们对奢侈品和优质服务的需求更加旺盛。

  二是商业革命的迅速发展。18世纪是整个英国的商业革命时代,对苏格兰而言更是如此。1707年苏格兰与英格兰的合并、国际贸易从地中海改道大西洋,分别为苏格兰商业的急速扩张提供了强大的政治保障和区位优势。1785—1835年,苏格兰的出口额上升了9倍,克莱德港随之成为不列颠王国的大型贸易中心。18世纪后期,在苏格兰发展最快的5个城市中,4个处于克莱德水域。商业繁荣必然推动城市发展,商品运输和销售以及修建贸易所需的基础设施都需要大量劳动力。

  三是工业革命的开启,它对苏格兰的高速城市化更为关键。19世纪早期,苏格兰有13个大城市,其中5个大城市的人口在过去的70余年中增加了两倍以上。在这5个迅速发展的大城市中,4个城市的居民主要依靠制造业。正是这些大工业城市以及与之有联系的小城市,成为苏格兰城市化的先锋。1800年后,随着蒸汽技术迅速采用和推广,越来越多的人口加速汇聚在城市及其郊区。到1839年,苏格兰有近200家棉纺厂,其中大约100家坐落在格拉斯哥及其附近。可以说,棉纺织业是当时苏格兰城市人口汇聚的首要引擎。与此相反,一批没有上述产业优势或区位优势的中小城市则走向衰落。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