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治国理政意蕴

2018-03-06 07: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雪梅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定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并将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与新时代强军目标关联,与科教兴国、人才强国、创新驱动发展、乡村振兴、区域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等六大战略并列,共同纳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布局,加上早先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军委战略规划办公室、军委科技委等一系列新机构的亮相,习近平总书记从探索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协调发展着手推进的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已经越来越凸显治国理政意蕴。

  从守土安全到总体安全的国家安全观的重大转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统筹发展和安全,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是我们党治国理政的一个重大原则”。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作为新时代统筹国家发展与安全的国防经济生产方式,不仅生产具体军用产品,更重要的是能够生产抽象的公共产品——国家安全。这一地位变化,集中体现了国家安全观念的巨大转变。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国防建设实行从临战状态向和平发展的战略性转变,这决定了我国的国家安全理念是守住国家领土主权安全以保家卫国。但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国家安全的内涵已经远不只是领土安全所能涵盖的,维护和平所需成本更高、能力要求更大。我们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时刻面对着各种风险考验和巨大挑战,仅仅守护领土安全已经无法有效应对国家安全发展需要。因此,习近平总书记继2014年首次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概念之后,又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必须坚持国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为宗旨,以政治安全为根本,统筹外部安全和内部安全、国土安全和国民安全、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完善国家安全制度体系,加强国家安全能力建设”。在十九届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他进一步指出:坚定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必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提升正是顺应国家安全观念这一转变,为适应整个国家周边安全形势和对外开放格局变化而作出的重大调整,目的是最大限度地寻求体制内外和国内外资源,变被动为主动,变封闭为合作,力求形成维护外部安全与内部安全、国土安全与国民安全、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自身安全与共同安全兼得的总体国家安全体系。

  从党政军一体到政府主导、市场引领的国防发展模式的根本突破

  国防发展模式的构建,其关键是能否优化配置军地两大资源体系,实现“军队—经济—社会”的良性互动。这既是贯穿国家建设各个发展阶段的全局性问题,也是执政党治国理政亟须解决的重大问题。军民融合发展战略的提升,为实施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形成的党政军一体、以军为主的国防建设模式,向政府主导、市场引领,政府、市场、军队与地方协同发展的国防发展模式转变提供了重要契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针对军民融合思想观念跟不上、顶层统筹统管体制缺乏、政策法规和运行机制滞后、工作执行力度不够等问题,要求在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认识上取得突破,强调“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同时,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无疑为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提供了根本性制度保障。实际上,从2013年两会开始,习近平主席就连续三次在参加解放军代表团会议时强调军民融合问题。在2015年两会上,习近平主席第一次明确提出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紧接着,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了“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深度融合发展格局”的目标。2016年7月,《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进一步系统阐明了新形势下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指导思想、主要目标、基本原则、重点任务、政策措施等。2017年6月,刚刚成立几个月的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提出“统”、“融”、“新”、“深”四字方针,强调加强集中统一领导,加快形成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逐步构建军民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这一号召在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得以连续强化:必须“坚持富国和强军相统一”;“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初步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由此可见,作为国家战略意义上的军民融合,必将超越计划经济条件下单兵作战式融合,而走向军地两大资源系统真正利益一体、命运一体的体系化、高效化全面协调发展,实现从初步融合到深度融合的实质性建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