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话语研究的中国实践

2018-03-06 08:0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施旭

  活跃在当今社会科学中的话语分析(Discourse Analysis),是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从西方语言、文化、哲学、历史等学界脱颖而出的新领域、新范式。它突破以“句子”(sentence)为单位的孤立、片面、抽象、静止的语言学,将研究对象拓展到成文的“语篇”(text),并以“语境”(context)为阐释工具,阐释语篇的结构、功能、意义。

  近年来,话语分析对语用的现实构建和权力施展的诠释与批判引起了社会科学的关注,因而成为学界中的一门显学。让我们以熟知的“批判话语分析”为例。首先,其思维方式、基本概念、理论方法、价值立场、问题导向,既来源于西方传统,又局限于西方现实。其次,研究对象和核心目标是言语的形式与内容,而不探究语境、历史、文化——后者只是一种剩余、存而不论的辅助工具。更有甚者,借助美英经济文化资本,通过课程教材、标杆期刊、网络传播、主旨演讲、留学培训等等,使批判话语分析形成一种面向全球的、被照搬效仿的霸权话语体系。

  当然,话语分析只是一种特殊的文化现象。如今,面临新时代、新挑战、新机遇,西方传统话语分析模式不仅不能反映和服务国际社会多元文化的现实需求,而且给学术本身的发展与创新带来障碍。为了顺应新的研究形势,一批由言语交际、话语传播、思想文化学者组成的群体在学术界异军突起,陆续产出一系列揭露“西方中心论”、转向本土问题、追求文化多元创新为特征的学术成果。这些论著探索话语研究进行文化对话的基础与路径、文化发展的方向与策略,以及文化和解的理论与方法。我们将其统称为“文化话语研究”(Cultural Discourse Studies)。

  文化话语研究的基本理论预设和出发点是:由于人类各民族、各社群的话语不仅体现了不同的交际方式,而且它们之间存在着权势张力(竞争、合作、交错),因而没有什么普遍理论可以一概而论。同样道理,由于文化传统、社会条件、学术实践的差异,各民族的研究模式也呈现各异的局面;不仅如此,这些学术体系同样存在权力互动的复杂情况。如果说当代国际社会话语秩序不均衡、西方话语体系占据主导地位,那么这个话语秩序的未来走向将是怎样的呢?文化话语研究预测:人类多元文化的话语体系在矛盾循环运动中将走向更高文明程度的平衡。该命题分三层意思。首先,人类话语体系可以看作“家族相似”(family resemblance)的聚合体,它们之间存在不相称的同一性。因此,东西方话语是可以进行对话的。其次,多元话语体系处于相互渗透、相互竞争、相互合作的动态变化之中。再次,不同话语体系间的权力关系并非永恒,而每一次人类话语体系角逐都会走向更加公正和谐的新高度。那么,文化话语研究的目的,便是从人类和谐共存的文化政治立场出发,去发掘人类话语的文化特性,揭示人类话语的矛盾,指明人类话语体系走向共同繁荣的战略与策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