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理理论研究的两种进路

2018-03-07 07:5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凃明君 张志明

  1990年前后,治理理论兴起,但在分析治理理论渊源时,提到功能主义及其社会系统论基础的研究相对较少,人们更喜欢将之归因于福利国家的失败、市场失败等表象因素。这一状况在近几年有所改变,一些学者在寻找“一般(general)治理理论”或“一般治理模式”的过程中,不约而同地回归功能主义,回到社会系统论。

  近年来,关于治理理论的研究成果不断丰富。如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科学系的马克·贝佛主编的《赛奇治理手册》(The SAGE Handbook of Governance),整理出网络政策理论、理性选择理论、解释理论、组织理论、制度理论、系统理论、元治理、国家—社会关系、政策工具与治理、发展理论和治理测评等11种理论。2016年,由克里斯托弗·安塞尔和雅克布·托芬担任主编、汇聚全球63位专家学者编写出版的《治理理论手册》(Handbook on Theories of Governance),将治理理论细分为理论基础、理论分析模型和治理形式三类。其中列举组织理论、规划理论、发展理论等作为治理的9种理论基础,将商谈理论、制度理论、公共选择理论等作为10种理论分析模型,将民主网络治理、合作治理和元治理等作为11种治理方式。这表明,学术界已经初步意识到需要在洞察其内在关联的基础上,对各种治理理论进行分类、分层。

  但是,要想走出治理理论的“复杂丛林”,还必须将理论基础进一步提炼、浓缩,找到更具基础性、总括性、统合性的理论。在这条探索研究的路径中,贝佛用《一种治理理论》(A Theory of Governance)一书体现出其研究依然走在前列。该书从后预设主义(postfoundationalism,一译后基础主义)的意义整体论出发,用历史主义、建构主义去批评理性的、正式的机制、制度和规范,用分化理论(decentered theory,一译去中心化理论)的多元性、随机性、叙事性和谱系性,来批判实证主义现代治理的物理化和形式化。由此,贝佛将网络、市场等都看作社会组织,治理于是就成为人的有意义的活动的叙事,是一种语言游戏、表演(实践)游戏、管理游戏,是具有实践的而非制度的模式。公共组织(行为)转向网络和市场后,国家权力分散在空间和功能上相异的网络之中,这导致治理模式日益多元、更加复杂。而系统治理可以通过对话、参与、协商共识、授权和社会包容应对这种复杂性,其具体方法就是通过政策级联(policy cascade)形成系统性的交叠制度,使网络社会保持有效结构。虽然贝佛站在后现代主义解释学立场上指责治理实践的实证主义和工具论倾向具有局限性,但他由哲学到社会再到政治,由社会观到制度主义的分析路径值得关注,其中对理想化的系统治理理想的现实状况分析也颇有价值。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