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时节心暖如春

2018-03-09 07: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赵云田

  过了冬至,进入数九,就开始了一年中最寒冷的时节。北京俗谚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又说:“腊七腊八,冻死寒鸦。”还真是这样。我从书桌旁抬起头看看窗外,只见凛冽的西北风把那光秃秃的树梢吹得前后摇摆,湛蓝色的天空中看不见一只飞鸟,街上的行人穿戴得严严实实急匆匆地赶路,往来的小汽车尾部喷吐着白烟倏忽就不见了。“这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一切都是急匆匆的,一切也都是冷冰冰的。”我不由得有些感慨。

  很快,我就发现了自己的感觉不对劲儿,怎么能说“一切都是冷冰冰的”呢?比如现在我的书房里就温暖如春,室温已达到22℃。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照在那盆吊兰上,一条条叶片青翠欲滴;照在那盆四季海棠上,一簇簇粉红色的花朵更加鲜艳。还有那些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籍,随便抽出一本来翻阅,都会使我的心境舒缓、宁静。这屋内屋外,温暖和严寒的差别真是太大了。

  这差别使我不由得想起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发生在2016年的春天,是我亲身经历的。当时,我所居住的小区进行了一次整体性改造。小区建于1997年,经过近20年的风雨,四栋楼的有些设备已经破损,更主要的是墙体外面没有保温层,窗户也都是旧式的,每到冬天来临的时候,尽管锅炉房师傅尽职尽责,室温却一直上不去,最高温度才15℃。于是,上级有关部门决定对小区进行整体改造,重点是更换窗户,墙体外增加保温层。当然,楼内的上下管道,包括厨房和厕所的一些设备,也都要进行更换,时间确定为半年。

  我首先关注的是墙体外增加保温层,因此有时候和施工队的师傅聊天,有时候又在施工现场看看。施工队的师傅来自河南,每个人的手艺也还都说得过去。几个月后,经过基层处理、保温层准备、保温层施工、抗裂层施工几道工序后,银灰色的崭新的楼房外墙体呈现在人们面前。“真漂亮啊!”我由衷地表达内心的喜悦。一个师傅对我说:“你知道经过改造后这楼房厚度增加了多少吗?”没等我回答,他又接着说,“旧的墙体表面刮掉了不到1厘米,但是保温层分层施工,三遍下来就达到了4.5厘米。为了控制保温层的厚度,用的都是以中空波化微珠浆料为标准的灰饼和冲筋。此外,还有0.2厘米厚的底层抗裂砂浆,一层耐碱玻纤网格布,0.3厘米面层抗裂砂浆。”师傅说到这里停住了,随后笑着对我说:“厚度增加了4厘米!老先生,冬天再冷也不用怕了。”他说的有些专用名词我虽然不懂,但也回应说:“这还得感谢师傅们呀。”“哪里,要感谢的是国家!”这师傅的态度爽朗而真诚。

  我还关心窗户的更换。原来的窗框是铁制的,这么多年下来,有的地方已经锈出小洞,致使很多地方漏风。这次更换的,是一种铝合金中空双层玻璃窗,比原来严实多了。窗户安好后,工人师傅还复查了一次,把有可能出现缝隙的地方都用特制的“腻子”糊住了。师傅还说:“针鼻大的窟窿斗大的风,那是说过去用纸糊的窗户。现在是铝合金玻璃窗,不能让它有任何缝隙。”师傅认真的态度让人感动,我连忙说:“谢谢师傅!”师傅却说:“谢什么呀?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师傅的话坦诚又实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