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

2018-03-09 07: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钟美玲

  清晨,淡淡的金色阳光笼罩在老街上。我静静倚在窗边,扶着一扇半开的木窗,看着暖暖阳光似一枝画笔,勾勒出那高低错落的飞檐的熠熠剪影。

  远观曲折狭小的街道,人慢慢增多了,不少店铺已经开门营业,嬉笑声、吆喝声时不时地穿过幽深的弄堂,带着喧哗的氤氲鼓动着我的耳膜。

  “玲——,今天老街挂牌营业,有开张表演,去不去?——”妈在楼下大声地招呼我,那绵长拖沓的尾音悠悠软软的,似是期待,又像是诱惑。

  我不禁哑然失笑。不就是几座破旧不堪、烂得掉粉渣的老房子吗?我从小到大趴在高高的木窗上看过。那高低不平的石板路也不知来来回回踱了多少遍,不是我吹嘘,我连老街上哪里有几根压得老低老低的电线杆都能一一道来。别以为这所谓的商业性老街开发能带来什么实质性变化,不过是吸引城里人的噱头。

  “不去。”我头也没回地答道。

  “真不去?我听说那位捏糖人的老爷爷也在哦!走,妈带你去吃小时候爱吃的那家糖人和小馄饨。”

  我收起扶窗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到底还是拗不过自己的嘴巴,唉,也罢,就当消遣,出去看看吧!

  出了门,转角,只过几个小巷口,老街就在眼前了。硕大而精致的新制人工碑坊赫然凌于头顶。我抬头看那高高在上、“耀武扬威”的金色大字,心中酸涩:果然,这商业开发依旧千城一面,根本不符合老街低调深沉的姿态。低头不顾,我走入老街。高低错落的房屋已在眼前,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斑驳的粉墙早已坑坑洼洼,诉说着岁月的沧桑变化。街道狭窄却幽深,让人看不到尽头,但我知道糖人铺就在那头,如果一切都未曾改变的话。

  不禁加快脚步,绕过熙攘的人群,朝着我的心之所向走去。脚下仍能听到圆润的足音,似从地下深泉中泛上来的悠悠波澜。是的,我看到了,那口老井,那位糖人师傅。他抬头正撞上我的眼神,一下子眼角溢满笑容,如那香香暖暖的糖浆,扰动我的心。“你来啦!”我笑着向前,见他未停下手中的作品,他的手指灵活多变,来回在糖浆中穿梭,轻挑慢捻,忽抹忽转,像一只只振翅欲飞的蝴蝶,绚丽多姿。不一会儿,一只小糖猪便成型了。那是我的吉祥物!“咋样?老头子技艺不减吧!”看着他深邃的眼睛、沧桑精巧的双手,我不禁释然,一切未改变,一切都值得回味。

  老街之美,在于乡人,在于他们摇动的蒲扇、种植的花草、耕耘的麦乡、升起的炊烟!回味老街,我意味无穷,身心温暖。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