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燕:六朝诗歌声律模式的构想与美感

2018-03-17 08:10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戴燕

 

  魏晋南北朝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特殊的时期,它上承周汉,下启唐代,以不断地变化,创造了很多新的文学形式。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戴燕的新书《远游越山川》,选取魏晋南北朝文学的几个关键时期,解读了各方面的基本文献,展现出那个时代文学丰富的变化及其价值。

  在本文中,我试图对以永明时代“四声八病”说为代表的六朝诗歌声律模式的构想,作一番简单的描述,并对它可能引起的诗歌美感效应作理论上的分析。

  之所以称它为“构想”,是因为它并非是一个完整而成熟的诗歌声律规范,而是一个从“不完美的缺陷”角度提出的“病犯”之说,完整而成熟的声律规范要到唐代才正式完成。之所以说它“可能引起的”诗歌美感,是因为当时几乎没有一个诗人、一首诗歌能彻底符合它苛刻的要求,它还待经过一系列的调整才能真正达到“实用”。但是,成熟乃是从不成熟而来,完美乃是从不完美中产生,在这个既不成熟也不完美的、苛刻细密的声律构想中,使中国古典诗歌走向巅峰状态的声律模式的根本美学原则,已被它的发明者们提出来了,这就是“错综与和谐”。

  六朝声律模式的构想在中国诗史上的重大意义,便是它让人们注意到,除了韵字以外,每个字的音响变异都可以调整节奏,给诗歌带来了变化。

  对每个字的音响都给予重视

  一首由文字意义组成的诗,也是一个由文字声音构成的系列,而文字的声音是漶漫而散乱还是变化中有和谐,则是这个声音系列能否产生美感效应的决定性因素。齐永明年间,一些颇有声律音韵素养的诗人,为了追求诗歌的音响效果,经过长期的探索,汲取了汉魏以来审音与审美两方面的经验,归纳出中国古典诗歌史上第一套诗歌语音系统的规则,这就是所谓的“四声八病”说。

  先秦以来,诗歌都是押韵的,由于韵字在诗歌中有规律地重复显现,诗歌便有了回环重叠的节奏。然而,作为整个音声系列的节奏构成,韵字一般只起到“句间”节律的作用,也就是说人们诵读诗的时候,要到一句末了,韵字出现,才能在心理上感觉到一次节奏搏动。假如一首四句的诗,就只能感到四次的间顿与重叠,而在每句内则由于音节缺乏规律的组合而显得漶漫。因此,六朝诗人尤其是永明诗人感到有必要对每个字的音响都给予重视。

  沈约《宋书谢灵运传论》的一段话可以说是对六朝声律模式构想的概括叙述:夫五色相宣,八音协畅,由乎玄黄律吕,各适物宜。欲使宫羽相变,低昂舛节,若前有浮声,则后须切响,一简之内,音韵尽殊,两句之中,轻重悉异。达此妙旨,始可言文。

  而《南史·陆厥传》中的一段话,则具体地指明了“宫羽相变,低昂舛节”的方法:为文皆用宫商。以平上去入为四声,以此制韵,有平头,上尾,蜂腰,鹤膝。五字之中,音韵悉异,两句之间,角徵不同。

  这就是齐梁时代沈约、谢朓、王融、周颙等诗人所提出的诗歌声律模式的基本构想。它从内容上来说包括“四声”论与“平头”“上尾”等各种“病犯”说,但应该指出的是,“四声”即中国古代汉语中所有的平、上、去、入四种声调,是语言行为中本来存在的。沈约等人只是指出了这一汉语声调的通则,使诗歌用字在声调上有更清晰的分类标准。而“平头”“上尾”“蜂腰”“鹤膝”等“八病”说,则在诗歌语言的声、韵、调各方面,具体而微地规定了诗歌中几乎每一个字的声韵调的范围。他们试图用这样的规定,使诗歌显出铿锵抑扬、变化和谐的节奏效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陈茜)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