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识重构激发近代以来史著新格局

2018-03-19 06:5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舒习龙

  史书编纂不限于讲体裁、体例,也不单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它是史学家在深刻体悟历史进程的基础上,运用一定的历史观和方法,对复杂历史进程的再现,是主体和客体统一的结果。作为史书编纂主体的史学家,要真实、客观地再现历史,就必须具有高明的史识和高超的史书编纂技巧。史识是近代以来史书编纂的灵魂,成为推动史书编纂的重要动力。

  催生近代史书编纂转型

  近代时期史家史识的独特之处在于,晚清史家对历史的理解不满足以“史料”记“史实”,更愿意透过历史表象把握历史的联系,从更广阔的世界史视野去理解中国历史变动的规律。

  首先,世界意识和进步史观孕育史书编纂变革。魏源的“于局中而具局外识”,正是基于中西文化冲突与融合的历史情势。面对中国历史成为世界历史之一部分,史家必须变革史例以契合时代的需要,“地气天时变,史书体例亦因时而变”,即是在史识观新变下而激发的史法的变革。魏源撰著《海国图志》,怀有强烈的世界史意识和鲜明的经世思想,与传统史书编纂有所不同,呈现近代史书转型的趋势。

  在史料别择上,魏源采纳“以西洋人谭西洋”的史料方法,旨在从时代角度选择与世界历史地理相关的史料,反映中国所处世界的情况,以凸显“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进步史识。在体例设计方面,他对传统地志体也有鲜明的改造,用多种体裁相配合,弥补传统典志体的不足。在编年方法的改进上,他吸收了西方史著的长处,开始有意识地将公元纪年和传统纪年方式相结合,认为中西合历利于反映中国历史成为世界历史之一部分的情势。

  其次,突破华夷史观的窒碍,融中西史体之长。王韬认为,以往史著昧于世界大势,体例和内容都不能适应变动历史形势的需要。他希望史家具有高明的史识,主动融入世界历史版图中,突破华夷史观的窒碍,建构具有特色的万国史观。他编纂的 《法国志略》吸收了传统历史编纂学和西方历史编纂学的长处,以典志体、纪事本末体、广志、广述四体配合的综合体,对传统典志体史书进行改造。

  在编纂体例方面,他感到由于世界形势的变化,采用过去的“四裔”“外国列传”旧体例已过时,必须对旧史体进行改造。在比较中西史学的不同特点后,他注意吸收中国传统历史编纂学的优点。体例的改造是由史识新变催生的,史识的新解激发了史书编纂的近代转型,史书编纂须要密切结合时代风势的变化,选择恰切的体例和叙事模式,以反映史家敏锐的思考。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