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政治经济学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8-03-30 14:29 来源:人民论坛网 作者:蔡继明

  【摘要】中国的政治经济学乃至整个经济学研究,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的规律性,推进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探索,用以指导我国的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这是时代赋予中国经济学人的光荣使命。

  【关键词】政治经济学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新境界

 

  “三次讲话”有关政治经济学三种提法的逻辑关系

  近三年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前后三次从不同角度强调政治经济学的重要性:第一次是在2014年7月8日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上指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第二次是在2015年11月23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时强调,“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第三次是在2016年7月8日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上指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那么,上述三次讲话有关政治经济学三种不同提法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第一次讲话提到的政治经济学可以理解为政治经济学一般的即广义政治经济学,而根据恩格斯的论述,“政治经济学作为一门研究人类各种社会进行生产和交换并相应地进行产品分配的条件和形式的科学,——这样广义的政治经济学尚有待于创造。”①第二次讲话提到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以特定生产方式即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的特殊的即狭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在其政治经济学代表作《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序言中指出:“我要在本书研究的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②而第三次提到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就其研究对象来说也同样属于特殊的即狭义政治经济学。

  根据一般和特殊的辩证法,一般即广义政治经济学应该是从各种特殊即狭义政治经济学中抽象出来的,而反过来特殊即狭义政治经济学又应该是在一般即广义政治经济学指导下建立起来的,广义政治经济学的建立与狭义政治经济学的完善二者之间的关系是互为因果相辅相成的。

  由于受社会历史、科学技术和人的主观认识水平的局限,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往往把他们实际研究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看作是人类社会永恒的一般的生产方式,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批判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家这种非历史主义的观点时,往往又把其实际研究的具有社会化大生产一般属性的范畴与特定的所有制关系绑定在一起,把一般商品经济共有的属性,界定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特有的属性,把社会化大生产共有的特征限定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特有的现象。

  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恩格斯所谓的广义政治经济学还有待于建立。因此,要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能直接照搬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个别结论,而应该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总结和提炼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经验,同时借鉴西方经济学的有益成分。”③具体说,就是要按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对不同所有制条件下存在的经济形式,对任何社会化大生产共有的经济现象,以及任何商品经济都共有的经济范畴,从一般、特殊和个别的角度重新加以界定,在此基础上才能揭示现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本质属性,从而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范畴体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