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灵运的佛教文学创作

2018-04-02 08:2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姜剑云

  编者按

  玄学与佛教对魏晋南北朝文学有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谢灵运既是文学家,也是佛学家,他的诗文中多有儒、释、道三者的痕迹。姜剑云教授综合运用相关文史材料,力证谢灵运青年时即崇信弥陀净土,并论述弥陀净土的信仰在其诗文中的演绎情况,以及这种信仰对诗人人生道路与诗文创作的影响。

  《文选》一直受到历代各层次读书人的重视,并形成了“选学”,但人们很少从文学传播的角度考量《文选》在其名篇经典化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张廷银研究员梳理了自唐以降《文选》的流传情况与受重视程度,将精英文人与一般读者纳入观察视野,认为《文选》的贡献不仅仅在于选辑了精彩的篇章,还在于开创了选本这种十分重要的诗文作品流播方式。

  任何一个时代的文学转型,都离不开代表性人物的文学创作与理论主张。戴表元的诗论以涤荡宋末余习为旨归,以“无迹之迹”为所取法的诗歌境界,在宋元文学的转型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张晶教授着重分析戴表元诗论中对“游”的重视以及“游”的含义,以一隅见其独特的理论价值,颇堪体味。(沈文凡)

 

  净土,也称净刹、佛土、佛国,与愚俗所住世间秽土、秽国相对。净土,是佛、菩萨所住的佛土,“所居之土,无于五浊,如彼玻璃珂等,名清净土”(《摄大乘论》),那里没有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等所谓“五浊”的垢染,是清净的佛国。三世十方有无数佛,多如恒河沙数,而一佛便有一佛土,所以净土也有无数,亦多如恒河沙数。在众多的佛土中,著名的有西方极乐世界的弥陀净土、兜率天宫的弥勒净土、东方妙喜世界的阿閦佛净土和东方净琉璃世界的药师佛净土,其他还有《华严经》中讲到的莲花藏净土,《妙法莲花经》中讲到的灵山净土,以及《大乘密严经》中讲到的密严净土等等。

  弥勒净土经籍的译介虽然晚于弥陀净土经籍的译介,但弥勒净土信仰的兴盛却早于弥陀净土信仰。到了谢灵运生活的晋宋之际,弥陀净土信仰流行开来,尤其自慧远法师于庐山率众百二十三人结莲社立誓往生西方佛国以后,弥勒信仰的统治地位更出现了逐渐被取代的趋势。

  从个人生活道路与创作实际来看,谢灵运所选择的是弥陀净土信仰。

  元兴元年(402),慧远在庐山建斋立誓,与僧俗众贤共期西方。这一年,谢灵运十八岁。从以下有关材料包含的多种信息看,谢灵运显然参加了这次盛大的佛事活动。

  隋末至唐初贞观时人迦才《净土论序》曰:“慧远法师、谢灵运等,虽以愈期西境,终是独善一身,后之学者,无所承习。”

  盛唐天宝时人飞锡《念佛三昧宝王论》曰:“慧远公从佛陀跋陀罗之藏授念佛三昧,与弟慧持,高僧慧永,朝贤贵士,隐逸清信宗炳、张野、刘遗民、雷次宗、周续之、谢灵运、阙公则等一百二十三人,凿山为铭,誓生净土。”

  中唐贞元时人少康等《往生西方净土瑞应传》曰:“有朝士谢灵运、高人刘遗民等,并弃世荣,同修净土,信士都一百二十三人,于无量寿像前,建斋立誓,遗民著文赞诵。”

  中晚唐大历至开成时人法照(746—838)《净土五会念佛诵经观行仪》曰:“晋时,有庐山慧远大师,与诸硕德及谢灵运、刘遗民一百二十三人,结誓于庐山,修念佛三昧,皆见西方极乐世界。”

  《佛祖统纪》曰:“谢灵运,为凿东西二池种白莲,因名白莲社。”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