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倾听中国文学故事

2018-04-04 09:06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作者:姜智芹

  ●“2017中国图书海外馆藏影响力报告”显示:当代文学作品取代历史类成为海外馆藏中国图书的龙头。

  ●作品翻译出去以后,还要有评论紧跟其上,这样才能巩固翻译的效果,真正实现文学的跨文化传播。

  ●贾平凹传播到国外的作品塑造了一个变革中的中国形象。他的目光始终聚焦时代大潮中的中国乡村和城市,向世界讲述转型时期的中国发生了哪些变化,普通劳动者又经历了怎样的沉浮。

 

  2017年中国文坛值得关注的一个事件是贾平凹的小说《高兴》英文版由亚马逊以纸质版和电子书同步发行的方式,推介给全球183个国家的读者。他的《带灯》英文版也于同年出版发行,而《废都》英译本于2016年面世。此外,他的《古炉》《带灯》的法语版、《高兴》的意大利语版也即将出版。目前,《极花》正被翻译成德语和西班牙语,《废都》《怀念狼》正分别被翻译成阿拉伯语和瑞典语。如此高密度、多语种的对外翻译不独贾平凹一人,而是中国当代作家走向世界的常态。

  文学“走出去” 作家译者群星闪耀

  中国文学走向世界的步伐不断加快,在国外的影响力日益提升。“2017中国图书海外馆藏影响力报告”显示:当代文学作品取代历史类成为海外馆藏中国图书的龙头,极大地彰显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实绩。在过去3年时间里,一大批当代作家的作品被译介出去。据中国文学英译推广网站“纸托邦”上的统计,仅小说一类就有70多位作家的80余部/篇作品翻译成英语出版,其中绝大多数是纯文学作品,而且翻译出版与国内出版之间的时间正在缩短。被译介的作家中有很多是文坛宿将,如莫言、贾平凹、刘震云、余华、苏童、毕飞宇、格非、马原等,也有后起之秀,如韩寒、阿乙等,可谓群星闪耀。他们被译出的作品既有《透明的红萝卜》《褐色鸟群》《西海无帆船》《温故一九四二》等昔日精品,也有《带灯》《第七天》《下面我该干些什么》等近期佳作,可谓异彩纷呈。

  译者阵容也十分强大。有在西方汉学界享有盛名的美国汉学家葛浩文、罗鹏、白睿文,英国汉学家韩斌,澳大利亚汉学家杜博妮等,他们深厚的中英文功底、在翻译界良好的声誉和高超的语言驾驭能力,是中国当代纯文学作品域外接受的保证。他们身兼翻译家、评论家、研究者的多重身份,使其成为中国文学海外传播的意见领袖;他们作为译介主体同时又是目标语读者“自己人”的效应,使中国文学的对外传播易于产生好的接受效果。同时,他们也培养、带动了一批年轻人进入到翻译队伍中来,扩大了中国文学的海外译者群。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