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激化

2018-04-09 07:04 来源:《红旗文稿》2018/7 作者:程恩富 侯为民

   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在当代的主要表现形式。虽然当代金融危机在生成路径和结果方面体现出新特点,但并没有根本改变资本主义危机生成和演变的基本逻辑。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仍然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而这一基本矛盾以及由此产生的四对具体矛盾在21世纪初的激化,只是当代资本主义在其生产关系允许范围内的局部调整而已。那种以为金融危机的主因在于“信心不足”“操作失误”“过于贪婪”“监管不力”等观点,显然是片面或错误的。

  一、寡头利益短期化激化了企业内部人控制与整体长远利益之间的矛盾 

  当代资本主义经济领域一个显著特征是股权的分散化。表面看来,股权分散化似乎可以缓和劳资矛盾,即让部分劳动者在名义上成为私人占有者,从而形成所谓的“人民资本主义”制度。但事实上,这不仅无法掩盖私人垄断寡头控制国民经济的实质,而且加剧了企业中代理人局部利益与企业整体风险之间的矛盾,在微观领域激化了资本主义内在矛盾。

  一方面,股权分散化推动了资本集中程度的提高,增强了寡头资本的控制力。在西方发达国家,由于大企业特别是金融大企业的股权结构以法人资本所有制为基础,使个人股东的股权比较分散。如高盛集团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只有1.74%。而在个人股权分散化的同时,法人股东的股权却高度集中,导致少数法人股东能轻易地掌握企业控股权。在美国,机构法人股东,包括年金基金、共同基金、人寿保险公司以及运用信托资金和年金的商业银行信托部等,其持有的股份比重不断上升,持有普通股股票比例从1981年的38%上升至1990年的53.3%。而法人股东的存在,又催生了一个高薪的代理人群体,使之成为垄断资本的工具,并加重了整个劳动大众的负担。

  另一方面,在股份公司中私人资本所有者仍然是法人股东的最终所有者和最终委托者。虽然股份公司资本规模日趋庞大,但掌握控制权的寡头占股比例却相对较小,常常以损害全体股东利益为代价,而追逐私人利益或极少数人局部利益。同时,个人股权的高度分散性,不仅将职业经理人塑造成为企业经营管理活动的实际组织者和局部控制者,更导致私人大股东对企业的运行采取“理智的冷漠”态度和“搭便车”策略,从而弱化了对法人股东和经理人等代理人的监督和制约。而金融寡头实施的以股票期权计划为代表的薪酬体系和无风险的高额退职金,以及私人大股东控制的董事会与经理层“合谋”转嫁投机失败损失的连环证券化和国家救助制度,则大大诱发代理人和整个高管层的高风险短期套利行为。如作为金融危机起点的美国次贷危机,便是私人银行与私人房地产开发商“合谋”,向还款能力没有保证的中下阶层提供“次级贷款”,并依赖于风险转嫁制度所致。因此,股权分散化的私有垄断制及其企业管理模式,容易形成高管层为追求个人巨额收入极大化而追求利润极大化,日益采用风险较大的金融工具以及次贷方式,这就导致个别企业对短期利益的追逐和投机冲动与宏观上企业整体风险不断积累并存,使金融危机不可避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