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美国打出“立体组合拳”

2018-04-10 06:34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沈国兵

  现实中,商品贸易市场与金融货币市场一直是美国同时玩转的“两个轮子”。特朗普政府在不断制造商品贸易摩擦升级的同时,货币政策的组合拳也融贯其中,最终目的都是所谓的“美国利益优先”。

  与喧嚣的中美商品贸易摩擦相比,美联储正在同时布局另一场对新兴市场产生重大冲击和影响的货币政策,即美元的不断加息。纵观历史,每一次美国货币政策的逆转回调、收紧银根都会带出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危机乃至金融危机。因此,在喧嚣的中美商品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我们需要同时研判美国货币政策的逆转效应,谨防遭受美元加息给经济贸易和金融市场造成的冲击。

  加息是“后手棋”

  从2015年12月16日至2018年3月21日,美联储六次加息。此前过度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损害了美元的信用。因此,为了维护、恢复美元的信用,美联储必须通过数次加息来释放美国经济向好的信号,增强世界各国及投资者对美元的信心。

  那么,如何看待美元加息及其影响?

  第一,美联储不断加息很可能放大美国的进口和中国的出口。中方在贸易领域内作为主要的卖方,应当以促使美方重回贸易磋商谈判为要义。在喧嚣的中美商品贸易摩擦中,需要清醒地认识到中方处于非对称的应对地位。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大国和主要制造生产国,中国需要寻求更多的世界消费市场来带动经济增长、解决就业问题。就现有的中美双边贸易摩擦清单内容来看,中方有必要全力维护好世贸组织的多边自由贸易规则。

  第二,美联储不断加息会导致全球流动性缩水,对新兴市场产生负的外溢效应。美国货币政策收紧,会使新兴市场面临资本外流、债务负担加重以及货币贬值等压力。就中国而言,为促进“一带一路”倡议下人民币跨境贸易和投资结算,需要维护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

  第三,美联储不断加息使得中国在货币政策选择上面临两难抉择。一方面,为维持经济稳定增长,中国人民银行需要通过宏观调控降准、降息,向市场注入充裕的流动性;另一方面,在美元资产收益率提高的情况下,若人民币降息,投资者会放弃人民币资产去寻求美元资产,会造成人民币对美元贬值,资本外流压力加大,需要谨防之。

  第四,美元加息对中国资本流动状况影响的大小,应视美元加息幅度的大小以及人民币利率是否调整而论。假定人民币利率保持不变,如果美元利率高于人民币利率,外币贷款利率提高,企业将减少向国内金融机构外汇贷款,金融机构将增加在国外的资产运用,中国资本和金融账户中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的顺差将减少,资本和金融账户顺差也相应减少。

  第五,美联储不断加息引发的金融风险会上升。历史经验表明,主要国家利率上升与货币危机、国际收支危机存在一定的联系。对此,中国应予高度警惕。因为美国货币政策收紧过快,会导致国际货币市场上长期利率抬升,可能对宏观经济和资产价格产生较大的影响、阻碍经济复苏进程,并可能引发新的金融风险。

  建议采取积极应对措施

  长期以来,美国最擅长的方式就是打立体组合拳。特朗普政府更是高调在商品贸易市场不断制造贸易摩擦升级、在金融货币市场打起货币政策加息的组合拳,意在实现制造业和资本双双回流,服务于所谓“美国利益优先”的理念。

  应当看到,美元作为国际清偿手段以及国际生产分工等因素,是美国持续贸易逆差失衡的主要原因。而就中美双边贸易而言,表面上看是双边贸易的结果,实际上受制于诸多因素,包括中美两国经济发展水平差距、两国要素禀赋差异、贸易计价差异与运输时滞、贸易结构、储蓄因素、美国出口管制、汇率变化、贸易增加值以及外商在华直接投资和区域生产网络,等等。

  特别是,在全球生产网络下,中美双边贸易的问题是跨国公司向中国直接投资转移、东亚国家的企业在华生产引致贸易差额转移的结果。同时,美国出口管制、储蓄等也会加重两国贸易问题。由此,汇率变化、增加值统计、购买美债等,也会部分修正两国贸易问题。

  至于美联储不断加息导致的资本回流问题,建议采取的积极应对措施包括:重点把控好美元加息对中国国际收支的影响,防止资本大规模外流造成中国外汇储备大幅下滑; 加强宏观经济调控,加快国有商业银行体制改革,降低银行不良贷款比率,进一步吸引并稳定好外资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 积极推进与主要贸易伙伴的双边货币互换进程,在规避汇率风险的同时,加强资本流动监测预警,防范和化解潜在的国际收支风险。

 

  (作者为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