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好区域的同质性和异质性

区域史研究正不断拓展史学研究的视角

2018-04-23 08:1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黄道炫

  近年来,从研究地域范围看,史学研究呈现出两个趋势:一是区域史研究不断走向兴盛,二是全球史研究迅速兴起。区域史当然也是可以跨国界的,但在大多数情况下还是着眼于国家内的某个区域进行研究。总体上看,区域史研究和全球史研究分别代表着两个相反的方向:一个是研究的视角向内收缩,一个是研究的视角向外扩张。它们同时在史学研究中迅速发展起来,是值得深入思考的现象。从某种程度上说,区域史研究和全球史研究的兴起有一个共同的动因,即都表现出对国家视角的一种超越。当然,这种超越并不是一种否定,而是一种丰富和发展。今天,无论是中国史学界还是国际史学界,国家视角仍然是史学研究中最重要的视角。毕竟,现实的发展和历史的运动在大部分地区都是以国家为主体推进的。因此,史学研究、历史叙述都不可能脱离国家视角。但区域史和全球史的兴起,反映了史学研究的另一种方向。当前,区域史研究不断走向深入,正在不断拓展史学研究的视角,使人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去认识历史。

  从近些年史学研究的实践看,区域史研究并不排斥国家视角。事实上,研究区域史大概都会从两个角度出发:一是从区域外看区域内,二是从区域内看区域外。学者们经常讲的以小见大,既包括论题上的以小见大,也包括区域上的以小见大。研究者在面对一个区域的时候,大都会考虑这个区域在国家、在全球是什么样的定位,对这个区域的研究会有多大的延展性,因为这关系到能否真正实现以小见大。或者反过来,从全球向国家回归,再从国家看区域,从宏观视角窥探某一区域。在区域史研究中,无论是从内到外,还是从外到内,虽然路径不一样,但追求的目标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某一个区域,进而更好把握历史整体。在这一过程中,其实都离不开国家视角,需要将国家作为一个参照、一个坐标,从而更好地了解一个区域。从这个意义上说,区域史研究的视角与国家视角是相辅相成的。

  不过,如果只是大视角的一种区域化落实、只是国家视角对某一区域的聚焦和投射,这样的区域史研究不免有重复劳动之嫌。区域本质上是地方,当然这不是地方史表述中的“地方”,而是有着相对稳定的人地关系、在长时段中具有相同运行特征的地方。在区域史研究中,区域应该当仁不让地成为研究主体。一旦我们将区域作为研究主体,研究的视角也必然会发生变化。开展区域史研究,关键是从区域本身的长时段运行中去观察区域,注意区域的内生特征,发现区域内部的运行机制,特别要重视区域中人的处境、选择以及区域中自然、地理环境的变迁,这样才能真正呈现这个区域鲜活的历史。因此,区域史研究不能仅仅把区域作为一个地理名词和概念,简单地把区域作为国家视角聚焦的对象。如果这样,区域史研究就是简单的国家视角的局部呈现,就无法展示区域史研究的独特魅力,也无法体现区域史研究的学术价值。

  区域史研究强调将区域作为研究主体,但在强调这一点的同时又要避免另一个误区,即碎片化。这是从事区域史研究的学者必须把握好的又一个重要问题。区域史研究通常会选取一个点展开,这个点当然应该兼具同质性和异质性。同质性注重某个区域与其他区域的相同之处,这样可以保证以这个区域为基础进行延展性研究,形成“以点带面”的效果;异质性注重某一区域与其他区域的相异之处,这样可以使这个区域呈现一定的特殊性,这也是学术研究的必然追求。问题是,如果仅仅注重同质性,就很难让人看到某一区域研究的特点,因而寻找更多的异质性几乎成为学者在区域史研究中的本能选择。但是,如果学者们都注重区域的异质性,区域史研究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那么,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区域就会变成一个个独立分散、各不相同的点,是一种碎片化状态,看不到什么普遍性,这显然不利于我们从整体上把握历史。近些年,在中国近代史领域,随着区域史研究的兴起,对其碎片化的批评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这是发人深省的问题。这提醒我们,进一步推动区域史研究需要把握好区域的同质性和异质性问题,不宜刻意强调区域的特殊性,更不能抱着寻找奇闻异事的心态来对待区域史研究。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