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中美贸易摩擦

2018-04-24 07:2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张宇燕 冯维江

  3月下旬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主动挑起和推动的中美贸易摩擦一度呈现出愈演愈烈的势头,负面效果逐渐显现。3月22日,特朗普签署备忘录,指令有关部门对华采取投资限制措施,拟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计划对价值3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关税。同日,美国在世贸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项下向中方提出磋商请求。4月4日,美国政府发布了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将对我输美的1333项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方随即宣布,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大豆、汽车、化工品等14类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4月5日,特朗普称要额外对10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4月5日WTO公布的文件显示,日本和欧盟均以在此方面具有重大相关利益为由,要求加入美国在WTO就中国歧视性技术许可要求提出的磋商请求。4月12日,WTO在发布《全球贸易数据与展望》时指出,有迹象显示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可能正在影响商业信心和投资决策。

  美国对华政策出现由接触政策转向规锁政策的范式转换

  特朗普政府2017年年底至2018年初的一系列文件宣称,美国放弃了使中国最终走上西方道路的幻想,并将中国视为国家安全和国际地位等方面强有力的挑战者和修正国际秩序的战略竞争对手。特朗普对中美关系的基本判断是:第一,美中的竞争是结构性的、不可调和的;第二,如果现在开展美中对抗,美国不会吃亏;第三,在竞争中击垮中国,是未来和中国“化敌为友”的前提;第四,美国如果现在不和中国竞争,任由中国继续坐大,未来再对抗,鹿死谁手则未可知。由此,规锁(Confinement)政策开始取代延续多年的接触(Engagement)政策,将成为美国对华长期政策新范式,中美关系开始步入质变期。

  从特朗普及其经贸政策团队主要成员履历来看,他们向中国发难的设想由来已久。特朗普2011年就表示,“中国不是我们的朋友。他们将我们视为敌人”,指责中国抢走美国人的工作,破坏美国制造业,通过窃取等方式在技术和军事实力上赶超美国。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在2010年就主张对华采取强硬的贸易政策,认为WTO区分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的政策框架根本无法约束中国的不公平贸易行为,主张在WTO之外用创新性的手段来对付中国。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及其合作者2011年出版的《致命中国》一书中罗列了中国摧毁美国工作岗位的“八种武器”,其中关于知识产权、贸易补贴、掠夺性定价等方面的指责与本次贸易摩擦使用的借口如出一辙。种种迹象表明,本次发难并非临时起意,而是特朗普及其经贸政策团队对其长期主张的落实。

  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政策的核心诉求是规锁中国的技术进步进程

  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声明将对中兴执行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在高端核心技术领域让美国永久性保持对华优势,是特朗普政府经贸和安全政策的共同诉求。“贸易牌”“台湾牌”“南海牌”以及下一步可能发生的人才限制和金融摩擦,都是为了实现前述目标的组合拳。以贸易摩擦等为抓手,把中国科技发展限制在原本可能出现原创性重大突破从而超越美国的水平之下,应该是特朗普政府的深层次目的。当前美国发起的所谓以缩小贸易逆差为目的的“贸易战”只是借口,低端产品造成的贸易逆差即便规模较大也对美国不构成实质性威胁。美国方面对《中国制造2025》等中方发展战略有非常细致的研究和清楚的把握,将其中列为优先发展领域的行业作为贸易制裁的对象,实质上是通过预先界定打击目标,降低中国以及其他国家对这些领域的潜在投资水平和合作可能。

  莱特希泽、纳瓦罗等人在多个场合声称,其贸易攻势指向的是中国的高科技领域的未来,从而表明特朗普政府试图缩小中美贸易差额的说法只不过是寻求国内民众支持的幌子,其真实意图是锁定中国高科技领域的发展潜力,让中国无法通过技术维度的长足进步实现经济质量与规模的并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