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版水印:彰显中华美学的无穷魅力

2018-04-29 08:35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应金飞

  2018年1月,浙江美术馆举办了“水印千年——中国水印版画大展”,从社会文化史的角度审慎梳理了中国木版水印的起承与赓续。“版刻千秋”“汲古镌今”“东方意蕴”“湖山胜概”“拓山印湖”五大板块,以纵深时空的复调叙事全面呈现中国木版水印的历史语境,由此彰显中华美学所凝聚的诗性精神与无穷魅力。

  木版水印是中国雕版印刷图像史的总称。作为发端于中国的一门独特技艺,木版水印在1000多年的历史演变中,始终承载着东方智慧的内生视野,蕴含中国东方美学的隽永品格。艺心不孤,仗境方生;水印千年,葳蕤博盛。数千年的中华文脉渊映于水印意境之中,字画诗文,由传播而圆满。

  复数性的古代雕版木刻

  雕版印刷是中国文化的传播始端,中国也是世界上公认的版画起源国。中国木版水印的发展,便得益于古代印刷术和造纸术的进步。水印版画源于古代雕版木刻,有绣像、出相、全图、画谱、叶子等别称,产生初期即有浓厚的复制性实用功效。雕版木刻的主要工具是拳刀,故又被称为“单刀立线”技艺。最初,画师专门负责画稿,另由独立负责刻版、印刷和装裱的工匠们各司其职、严密合作,各环节技艺不断精进完善,日渐衍生出蕴含中华审美经验的版画艺术。

  中华民族的千年水印史并不囿于图像范畴。“道沿圣以垂文,圣因文而明道”。中国文化的审美意识滥觞于礼乐之道,自生发伊始便观照兼具形式美、意蕴美的诗性智慧美学形态,以诗情画意的熠熠星光为审美执圭。早期的传统雕版以线描形态为主,与中国画的白描手法一以贯之。雕版工匠以刀代笔刻画阳线的起伏转承与粗细变化,以简练朴素的线条勾描对象的轮廓,以娴熟的技艺精雕细琢。

  墨色是水印染色的主要媒介。传统版画先在木材上雕刻图版,再以墨汁和水性颜料进行涂刷,以马莲按捺压印。纸上拓印的墨迹,以一种高贵的纯净与静穆的伟大超越了时空,“时而明丽清澄如渡春江,时而又散淡枯瘦如阅冬山”,以氤氲水汽所独有的温润气息,寄托中华美学的优雅气韵、笔墨性情。正因如此,水印版画作为一种民族语言,传递出中国传统艺术文脉中的诗性情愫,空灵无迹,而生动之貌跃然其间。

  人文性的千年水印雅趣

  从木版水印产生之初,在不同的地域、年代,雕版刻制的水平和风格便不尽相同。

  鲁迅先生曾在《木刻纪程》中提到:“中国木刻图画,从唐到明,曾经有过很体面的历史。”我国最早盛行的版画,是唐代黑白阳刻线造型的宗教题材作品,内容涉及供奉佛像、佛经插图等。后唐冯贽《云仙散录》卷五引《僧园逸录》:“玄奘以回锋纸印普贤象,施于四众。每岁五驮无余。”可见佛教题材的版画在唐代初年已大规模刊施。

  唐之后的五代十国,佛教题材的版画继续发展,至宋元时期,佛经中的扉页及插图,无论在表现题材上,还是在艺术形式和绘镌技法上,都产生质的飞跃。宋仁宗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毕昇在杭州以胶泥为材料发明了活字印刷;元武宗至大四年(公元1311年),王祯在安徽发明了木活字印刷。宋代以后,随着手工业技术的迅猛发展、雕版印刷的蓬勃兴盛、通俗文学的兴起以及大众文化水平的提高,版画创作主题也逐渐摆脱宗教题材束缚,走向更广阔的艺术空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振)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