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的本源在“戏乐”

2018-04-30 07:3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建森

  编者按

  研究者一般认为,中国戏剧源于原始宗教仪式。《戏剧的本源在“戏乐”》另立新说,认为“戏乐”才是戏剧的本源,“戏拟”则是戏剧独特的演述形态。《诗画“潇湘”流东亚》将中国和东亚视为一个“文化共同体”,阐释了中国的“潇湘”诗画在东亚的流变及其原因。《采诗、裁诗入〈易〉爻》认为《周易》有一个采诗入《易》、裁诗入爻的过程。这一过程,裁汰了诗缘情绮靡的审美性,增强了卦爻辞以诗言理、寓教于筮的易教功能,加速了《周易》的经典化。三篇文章或从发生学的视点,另溯戏剧之源;或从传播学的角度,探讨中国诗画的海外流传;或从行为性质的差异导致诗的功用的差异,论述《周易》用诗的特征,对中国文学的理解都具有一定的意义。(赵辉)

 

  中国戏剧发生于上古时期。探寻中国戏剧如何发生,首先要弄明白古人对“戏剧”的认知。中唐以前不重视民间演艺,文献中只有“戏”和“剧”的记载。“戏剧”一词,最早见于晚唐五代。杜牧在《西江怀古》中嘲讽“魏帝缝囊真戏剧,苻坚投棰更荒唐”。《旧唐书·宣宗本纪》载宣宗“外晦而内朗,严重寡言”,“文宗、武宗幸十六宅宴集,强诱其言,以为戏剧”。《旧唐书·顾况列传》载“其《赠柳宜城》辞句,率多戏剧”。可知直至晚唐五代,人们认为“戏剧”是指在特定场合中的游戏、戏玩、嬉戏、嘲戏、戏弄等行为。

  目前我国戏剧人类学研究大多认为戏剧的本质是“装扮和表演”,并从原始宗教仪式中探索戏剧的起源。有人认为“仪式与戏剧在发生时期为同一物”,或认为“戏剧是从仪式向艺术的转变”,或认为“戏剧源于仪式中的即兴表演”,或认为“仪式演变为戏剧”,或认为“原始宗教仪式场合既供人们举行宗教仪式,又供人们欣赏和创造表演艺术……戏剧之形式本体——扮演又长期依附于宗教仪式”。其实,我国最早关注原始宗教仪式与戏剧关系的是宋代的苏东坡。他在《东坡志林》中认为:“八蜡,三代之戏礼也。岁终聚戏,此人情之所不免也,因附以礼义。亦曰:‘不徒戏而已矣,祭必有尸,无尸曰奠,始死之奠与释奠是也。’今蜡谓之祭,盖有尸也。猫虎之尸,谁当为之?置鹿与女,谁当为之?非倡优而谁!葛带榛杖,以丧老物,黄冠草笠,以尊野服,皆戏之道也。子贡观蜡而不悦,孔子譬之曰‘一张一弛,文武之道’,盖为是也。”“八蜡”,是上古国人岁终祭祀八种与农业有关的神祇,旨在祈求农事顺利、秋有丰收的原始宗教祭礼仪式,蜡祭完毕照例“聚戏”狂欢。苏东坡称“八蜡”为“戏礼”,认为“尸”为“倡优”所扮,显然是将“蜡祭”与“聚戏”两者视同一体。

  苏轼的“戏礼”说开了后世戏剧源于巫觋说、俳优说、原始宗教仪式说的先声。然《礼记·杂记下》记载子贡观蜡而不悦,原因正是子贡将庄严的“蜡祭”仪式和“聚戏”狂欢视同一体。子贡发现“戏”突破了“礼”的樊篱,因而说“一国之人皆若狂,赐未知其为乐也”。孔子批评并教导子贡说:“百日之蜡,一日之泽,非尔所知也。张而不弛,文武弗能也;弛而不张,文武弗为也。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孔子显然是将“蜡祭”和“聚戏”视为发生于不同时空场合的两种文化现象;蜡祭是庄严的祭礼仪式,聚戏是蜡祭完毕后的举国狂欢;国人蜡祭时进入“祭礼”的场合则“张”,祭祀完毕暂时脱离“礼”的限制规范而进入“聚戏”的场合则“弛”;统治者以“礼”治国,平时以“礼”限制规范国人的言行举止,但又必须懂得适时给国人一定的自由和畅怀,这才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

  时空场合的转换,即意味着国人的动机、需求和活动的目的、形式及其功能都发生了质的转换。“聚戏”的目的是游戏娱乐,简称“戏乐”。“戏乐”是人的本能需求。游戏者“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礼记·乐记》),“一国之人皆若狂”。祭礼完毕后,巫觋、“猫虎之尸”、“鹿与女”亦由“礼”的场合顺势转入“戏”的场合并参与“戏乐”,其身份即变成了游戏者。在“聚戏”的场合中,游戏是人的自发自娱行为,如果在举国若狂的情状中有人有意识地“戏拟”一些“人”或者“物”,那么,这种“戏拟”则演变为具有审美意义的娱人的表演。此时,戏拟者变成了表演者,参与游戏的人随之变成了观众,原先的祭坛则转换为戏台。可见,“蜡祭”不是“戏”与“礼”的混合体,实际上是“祭礼”退“聚戏”才出,国人脱离了“礼”的限制规范才会有“戏”的发生。因此,我认为,将“八蜡”视为“戏礼”是一种误解,而认为原始宗教开辟了戏曲的源头、先秦宗教孕育了戏曲的胚胎,认为“戏”从“宗教”之祭礼仪式出,这又是另一种误解。正是在“一国之人皆若狂”的时空场合中,国人的“戏乐”需求催生了具有审美意义的娱人的“戏拟”表演,而“戏拟”表演的出现即标志着“戏剧”的发生。从孔子和子贡观蜡的语境来看,宗教祭礼“仪式”与“戏剧”在发生时期并不是“同一物”,此时“聚戏”中的“戏拟”表演者,其身份还不是“倡优”,“戏剧”不是“自巫、优者出”,“戏拟”也不是“陌生化思维”的表现形式。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