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文学批评重在构建中国特色话语体系

2018-05-01 07:2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金春平

  当代文学批评要构建中国特色话语体系的诉求,常被误读为回归古代传统文论资源,引发出对《文心雕龙》《诗品》《文赋》等“诗评文”古典文论的追溯,力图重新激活其阐释潜力,成为介入当前文学现场的理论话语,“以古观今”“古今互现”“文法返照”成为当前文学批评凸显“中国化”的快捷方法。

  但这种批评导向的努力,在整体上而言并没有显著的收获。兴观群怨、以意逆志、熏浸刺提、文气、形神、风骨、滋味、妙悟、意境等文论范式,在西方现代文论的强势登陆中渐趋失效,繁盛的文学现场难觅其踪。

  然而,新型批评形态,诸如集体意识、能指所指、意象隐喻、符号结构、空间声部等,虽然在积极参与文学现场,有助于形成多元的批评氛围与良好的学术争鸣,共同致力于“文学经典化”的推动,却又无法逃避新批评的有效性、贴切性和深刻性所遭遇的普遍质疑。普通读者、作家和理论家对特色和风格的解读存在明显的分歧,直接导致当代文学批评在“先验”与“经验”之间惶惑游移。

  然而,文学批评要构建中国特色话语体系的呼声,始终盘亘于文学现场,并在超越“复古返照”与“移植引介”的对立格局中持续发酵。它生成于价值传承的文化事实,根植于社会变迁的历史转型。它包含着对中西方文论的双重接纳与转换,昭示着当代文学批评话语构建主体性的集体愿景。

  其中,“文学性”“当代性”与“中国性”是这个命题的关键词。文学性是对文学批评固守宗旨和初心的捍卫,当代性是对文学批评扎根时代土壤的期待,中国性是对文学批评内涵和外延的空间规约。只有在上述三个方面进行主体性建构,且能从当前的文化语境、理论展望和话语实践出发,进行积极有效的反思、整合与建设,当代文学批评才能真正富有自身的特色与风格。

  当代文学批评要构建中国特色话语体系,应以美学话语的感性解放作为言说基点。文学批评的基本功能,包括分析、诠释、判断和意义的再生产,但批评的起源之一就是个体读者对艺术审美的抵达和内化。作品的语言、文法、意境、人物、情境、细节等,让读者生发的感动、悲悯和愤怒等情绪,所催生的个人性的心境、幻想和顿悟等体验,往往具有冲破文学理性预设的潜能。尽管存在民族差异,但个人性的情绪调动和感性激发,是文学审美的本原发生机制。无论面对虚构的艺术真实,抑或是非虚构的文学真实,文学批评的“审美精神”,应保护每一位读者的情感审判权,尊重每一位文学人物的自然生长性,保障个体读者与整体艺术之间的情感通融资格。

  这种以个人审美情感为缘起,以研判美学的开拓与否、思想的深刻与否为旨归的文学批评,属于中国美学经验,与以理论预设为起点,以理论自洽为终点的西方批评范式相异。富有中国特色和中国风格的文学批评,需要着力激发审美能量,捕捉艺术情感中的人性洞察力和思想穿透力,并将之进行话语系统的再造,形成一种批评美学机制,成为剖析审美愉悦、评判文学美学的重要方法。而以审美为基础的文学批评,也因坚守“文学是人学”的亘古艺术法则,成为持续激活文学参与大众生活、介入当代社会、输出人文价值的动力。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