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编纂《周礼》者究竟何人

2018-05-06 08:0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郭伟川

  我撰写《<周礼>制度渊源与成书年代新考》一书的原因,乃缘于2011年间读了杨天宇先生所著《郑玄三礼注研究》一书,内引彭林先生在《周礼主体思想与成书年代研究》一书中关于《周礼》成书年代问题的六种说法,即:周公说、西周说、春秋说、战国说、周秦之际说、汉初说。两千多年来,有关这一学术问题的考证,可谓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这就引起我强烈的研究兴趣。

  《周礼》一书原名《周官》,实际上是一本缕述周代职官制度的专书,可惜持上述“六说”诸家,在该书的成书年代问题上,大都莫能从《周礼》的“六官”职官制度入手上下求索,因而偏离该书主旨,难以得出正确的结论。

  有鉴于此,首先,我确立了以“六卿”官制为主体的中国古代职官制度史的整体观念。从《尚书·舜典》中帝舜所置二十二名官员中,首六位主官司空、司徒、后稷、士、工、宗即所谓“六事之人”,到《尚书·甘誓》夏启时代的“六卿”,因而商代才有卿士(冢宰)、卿事寮、工、宗诸官。而西周对夏、商二代的官制是有所继承的,所以周公立政任官,《尚书.周官篇》中设立冢宰、司徒、宗伯、司马、司寇、司空的“六卿”官制,显然是在夏、商二代官制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张亚初、刘雨的《西周金文官制研究》一书可资佐证。而《周官》也即《周礼》一书的“六官”体系,我认为正是承袭《尚书·周官篇》的“六卿”官制,连书名也是直接袭用其名的。应该说,此书显然并非出自西周时期周公之手,但肯定与周公立政任官的思想及《尚书·周官篇》中的“六卿”制度有关。此其一。

  其二,我认为主持编纂《周官》也即《周礼》一书的人,必定在血缘上出自姬姓系统,同时必抱持“尊周”“尊王”之心。因为《周官》一书既然姓“周”,在书的正名上,其与《周易》《周书》《周诗·周颂》及《周礼经》等经典一样,必定出自于姬周系统。所以,在研究《周礼》成书于何国何人之手的问题上,务必要明了周礼“亲亲”之义。因此,非姬姓的基本可以排除在外。另一方面,《周礼》的“六官”除冬官之外,其他“五官”之前,开宗明义书写“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设官分职,以为民极”等字样,显示《周礼》一书反复强调“尊周”“尊王”,此乃本书的主旨所在。

  其三,主持编纂《周礼》一书者,必定是尊儒重礼的人。因为此书的主要内容,显示“六官”各自统领所属官员,等级有差,尊卑有别,逐层负责,秩序分明,这正是自古以来“礼”的主要特征和儒家礼治思想的精髓所在,这是治礼学者起码的认知。所以《周礼》绝对是一本儒家著作,但并不废“法”。内中礼乐、刑法并重,既有“春官大宗伯”统领庞大的礼官、乐官队伍,又有“秋官大司寇”司法。这是因为儒家历来主张“礼、乐、政、刑”四者并施,以礼乐为主,刑法为辅,并不偏废。可见儒家思想有涵盖、包容的一面。但是,绝不能因《周礼》的内容含有司法的成分而目其为法家的书,这是需要明了的。

  其四,从《周礼》一书的内容及体例看来,这是一本体现一代霸主企图统一天下的官书。修纂这样一本涉及政治、经济、礼乐文化、军事、司法、修造工艺等内容的综合性职官制度的书,它必定属于国家行为,需要组织并动用大量各方面的专才。所以,它绝不是出自诸如齐国某一位法家人物的著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