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据真理和道义制高点的马克思主义

2018-05-14 07:36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陈先达

  ●真正的智慧不会因时间久远而失去智慧之光,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并不会因为古老而丧失真理的力量。时间的长短不是真理的尺度,而是真理和谬误的过滤器。 

  ●有些人对共产主义理想抱怀疑态度,有些共产党员信仰发生动摇,因为他们不是从人类发展历史规律角度考察共产主义,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角度考察共产主义,而是把共产主义理解为我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社会,是满足个人无限需要的社会,是天上掉馅饼的社会。 

  ●有了主义就如同举起了一面旗帜。一支军队有军旗,一个国家有国旗,军旗代表军队,国旗代表国家。没有旗帜的军队不是正规军,没有国旗的国家不是一个国家。在战斗中被缴军旗就是战败或投降,被降下国旗就是被占领,就是亡国。对共产党而言,马克思主义就是旗帜。不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的共产党,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高屋建瓴、视野宏大、思想深刻、内容丰富的重要讲话,阐明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马克思诞生已经200年,马克思主义创立已经170多年,马克思的名字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的尊敬,马克思的思想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为什么?因为它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真理和道义结合并同处于当代制高点的论断,既是对马克思伟大光辉一生和伟大人格的精练概括,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人民性、实践性和开放性的本质特征及其当代价值的最好诠释。

  真理制高点:科学与实践智慧的凝结 

  马克思主义创立已经170年,按照有些人的说法,170年前的思想早已过时了。这种看法根本不懂思想发展的规律,不懂真理的本性。黑格尔说过:“伟大的灵魂——哲学史上的英雄们的身体,他们在时间里的生活,诚然是一去不复返了,但他们的著作(思想、原则)却并不随着他们而俱逝。”思想家的个体生命是有限的,但是他们的思想可以通过对象化的经典著作,为后人吸收、借鉴和继承。

  真正的智慧不会因时间久远而失去智慧之光,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并不会因为古老而丧失真理的力量。时间的长短不是真理的尺度,而是真理和谬误的过滤器。没有长期存在的谎言,它总会被揭穿;但可以有古老的智慧和真理。中国的孔、孟、老、庄、荀、墨、韩非,以及程朱陆王,少则数百年,多则千年或两千年以上,但他们思想中的精华仍然是构成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仍然在为我们修齐治平、育德树人提供智慧。西方的文化也是如此。人们至今仍然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等的著作中吸取思想智慧。

  在当今世界,马克思主义依然处于真理的制高点,因为它科学地回答了资本主义向何处去、人类社会向何处去这个历史之问、世纪之问、当代之问。

  历史之问。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各种社会主义学说已经存在三百多年。它们反对剥削,追求公平正义的社会,积累了许多丰富的社会主义思想。但是它们没有从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高度,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分析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剥削制度存在的社会原因,更没有从社会自身发现承担社会主义理想的现实力量和实现途径。它们的历史观主要是抽象人性论和抽象人道主义,同情穷人,同情被剥削者,它们控诉不公平的社会,但寄希望于上层统治者和富人的善心。有的空想社会主义者还建立共产主义实验区,试图用示范的方式来推行自己的理想。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的社会主义思潮对社会主义思想的积累有贡献,尤其是空想社会主义,达到了社会主义思想的空前高度,但它们的积极作用与历史成反比。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和奥格斯堡〈总汇报〉》中说:“《莱茵报》甚至在理论上都不承认现有形式的共产主义思想的现实性,因此,更不会期望在实际上去实现它,甚至都不认为这种实现是可能的事情。”他还说:“我们坚信,构成真正危险的并不是共产主义思想的实际试验,而是它的理论阐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伟大贡献正在于对共产主义的科学论证,从而回答了历经数百年的历史之问。

  世纪之问。成熟的理论与成熟的社会关系不可分。19世纪上半叶资本主义在英国和法国以及稍后的德国的莱茵地区都得到发展,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开始激化。法国里昂工人发动两次武装起义,英国发生工人的宪章运动,德国发生西里西亚的织工起义。19世纪上半叶提出的现实问题,是如何使处于自发阶段的工人运动,变为由科学理论指导的自觉运动。正是19世纪上半叶资本主义的发展和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矛盾开始激化,凸显了对科学理论的迫切需求。马克思主义是对世纪之问的回答。恩格斯1845年1月20日在致马克思的信中明确提出创立新理论的问题。他对马克思说:“目前首先需要我们做的,就是写出几本较大的著作,以便给许许多多非常愿意干但自己又干不好的一知半解的人以一个必要的支点。你的政治经济学著作,还是尽快把它写完吧,即使你自己还感到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这也没有关系,人们的情绪已经成熟了,就要趁热打铁。”正是世纪之问推动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科学探索,他们终其一生撰写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著作。尤其是马克思40年殚精竭虑数易其稿从事《资本论》写作。马克思和恩格斯以事实为依据,以规律为对象,以实践为真理标准创立了具有科学性、系统性的理论,即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由空想变为科学,人类对美好社会的向往第一次置于现实的基础上。

  当代之问。在当代世界,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仍然是占主导地位的社会制度。20世纪下半叶,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社会主义在前进中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折,马克思主义的威信也因而受到损害。资本主义社会向何处去,人类历史发展是不是终结于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十月革命开辟的航道是否永远冰封,马克思主义是否过时成为当代之问。西方一些政治家弹冠相庆,资本主义理论辩护士们卖力推销“普世价值”论和资本主义道路是世界唯一的文明大道论,大力宣扬十月革命创立的社会主义制度20世纪20年代没有被扼杀于摇篮中而死于社会主义历史发展的半途。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转入低潮,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甚嚣尘上。

  马克思主义创立时是回答世纪之问。它源于那个时代又超越那个时代。真理的本性是超越时间限制的。资本主义社会是变化着的社会,社会矛盾的表现形态在变、经济全球化水平和世界交往的深度在变、科学技术发展创新水平在变、工人阶级的生活处境和工作条件、蓝领工人与白领工人的比例在变,但资本主义的本性并没有变,就其社会基本矛盾的根本性质来说,与马克思曾经揭示的矛盾本质是一样的:资本主义制度是雇佣劳动制度,是贫富两极对立的制度。资本主义宣扬的抽象的自由、平等、人权并不能掩盖资本主义社会的不公平和非正义,不能掩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金融资本和财团对社会、对劳动者的统治,甚至对世界的支配和霸权。只要资本主义社会仍然是资本主义社会,只要世界仍然是资本主义占主导统治地位的世界,只要雇佣劳动制度和剩余价值仍然是资本主义剥削方式,只要贫富对立仍然是资本主义社会财富分配的现实,马克思主义的重大价值只会越发彰显。

  资本主义始终无法摆脱危机和冲突。无论从当代国际金融危机、从美国“反华尔街运动”开始蔓延到美国各大城市,并引起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不少大城市举行反对金融财团、反对贫富对立的抗议,都说明资本主义自我调节的能力是有限的。1%的人占有99%财富的社会,是不可能持续存在和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并不像人们设想的那样充满活力和无限生机。沉迷于资本主义的自我调节和修复能力而宣扬马克思主义过时论,毫无根据。西方有的评论家把马克思主义称之为“当代资本主义的解码器”,这个评论是对的。

  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占据真理的制高点,因为它是发展着的真理。马克思当年就明确宣布:“我不主张我们竖起任何教条主义的旗帜”,“我们不是以空论家的姿态,手中拿了一套现成的新原理向世界喝道:真理在这里,向它跪拜吧!”马克思主义主要是由马克思创立的,但马克思是奠基者,并非马克思主义科学体系的最终完成者和科学真理的结束者。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永远不会终结,它在后继者与各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中不断得到发展。

  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创造性发展的范例。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都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继承和发展。有些理论家鼓吹中国改革的胜利,是西方新自由主义的胜利、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胜利。这是对马克思主义本质的曲解。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是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本质仍然是马克思主义。它与历史上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既一脉相承,又与时俱进。一脉相承的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否则它就不属于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具有时代特色、民族特色、中国特色,是时代特征和民族特征的理论凝结,是马克思主义的创造性发展。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成果。

  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本性,它的创造性、实践性和开放性是马克思主义永远占据真理制高点的内在机制。这种机制保证它不会因为缔造者的离世后继无人而变为思想史上的过客,马克思主义的继承者、信仰者和实践者遍及全世界;也不会由于故步自封、思想僵化而被历史淘汰,被淘汰的只能是一些号称马克思主义实为教条主义或修正主义的“跳蚤”,而不是科学马克思主义学说。马克思主义的内生机制保证它不会成为思想史上的绝唱,而是越来越显示它的真理性。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中平)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