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左翼学者如何看待当代资本主义的危机与困境

2018-05-23 07:47 来源:《红旗文稿》2018/10  作者:周淼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复苏乏力,至今仍然没有结束低迷、走出困境的迹象,一些西方学者甚至发出预警,指出更大的危机正在酝酿。在这种背景下,西方政治极化、民主失灵、社会动荡、贸易纠纷、地缘政治危机等问题也日益严重。危机暴露出西方资本主义的深层次矛盾,国外许多左翼学者认为这是资本主义结构性、系统性危机。

  一、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时代西方社会的深刻变化和危机的复杂性

  进入金融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国外左翼学者认为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发生了深刻变化,其危机的成因和表现形式更具复杂性、结构性。

  1.资本主义的危机是积累的结构性危机。资本主义经济增长是靠资本积累来推动的,资本的积累和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是同一过程。因此,不少国内外学者认为资本积累理论就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理论。美国的社会结构学派认为,在资本主义发展的不同时期,存在着一整套促进资本积累、经济增长的制度,这一整套制度就被称为“积累的社会结构”。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阶段,在生产集中和垄断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垄断资本,也形成了以维护金融垄断资本利益为核心的积累的社会结构,资本主义国家愈发明显地以保证金融垄断财团的利益为根本原则。结构性危机的概念最初仅指资本主义经济部门之间结构变动产生的危机。垄断资本的形成使资本主义系统性、整体性增强,在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作用下,其要素之间的关系譬如资本和劳动的关系严重失衡,经济危机的爆发就会引发其他深层次结构性矛盾,造成全面结构性、系统性危机。从1973年以后,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经济进入了停滞或低速增长时期。因此,国外学者拓展了结构性危机概念的外延,把资本主义生产、流通和再分配领域的长期失调以及整个资本主义经济的停滞和衰退,乃至整个国家处于危机状态,作为结构性危机的表现形式。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体现在积累过程就是资本积累的矛盾,国外一些左翼经济学家如弗兰克、曼德尔、阿明、福斯特等也把资本主义危机称作一种长期的资本积累的结构性危机。社会结构学派更是直接把资本主义危机称为积累的社会结构危机。因此,从资本积累的社会结构角度,通过分析资本积累体制和机制,可以使我们更好地理解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

  2.经济危机的深刻性和复杂性。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危机的周期性特征比较明显,它要经过消沉、繁荣、危机和停滞等阶段。进入到垄断资本主义时代,由于危机是一种结构性危机,危机形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呈现出许多复杂的特点。资本主义国家宏观调控的加强,虽然阻止了经济危机进一步恶化,经济周期四个阶段的交替进程逐渐趋于模糊,却难以解决资本主义深层的结构性矛盾和危机,使得资本主义经济陷入长期的相对停滞状态。美国垄断资本学派代表性学者巴兰和斯威齐认为,在金融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垄断资本的绝对数量日趋庞大,而资本的出路却日趋狭窄,因此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出现了长期停滞趋势。长期停滞和经济危机也引发了社会危机,比利时学者曼德尔认为,晚期资本主义的另一个标志,就是社会制度越来越倾向于爆炸性的经济危机和政治危机,这种危机直接威胁着整个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不能简单地把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的停滞和腐朽性理解成生产和技术的停滞、不发展、不增长。列宁指出:“如果以为这一腐朽趋势排除了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那就错了。不,在帝国主义时代,某些工业部门,某些资产阶级阶层,某些国家,不同程度地时而表现出这种趋势,时而又表现出那种趋势。整个说来,资本主义的发展比从前要快得多。”(《列宁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85页)二战之后,资本主义进入了长达20年的黄金增长期。对此,巴兰和斯威齐认为,推动资本主义战后经济增长的原因有战后美国霸权的确立增加了对美国商品的需求,战争破坏的恢复重建,战争时期积累的消费力的释放,技术革命的作用等等。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些因素的积极作用被耗尽,因而从20世纪 60 年代末开始,资本主义又陷入生产停滞的状态。美国经济学家安德鲁·克莱曼计算了美国1929—2009年的利润率变动趋势,认为这一时期资本的利润率始终没有得到持续性的恢复,这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利润率下降规律和垄断资本主义深陷结构性危机之中的论断。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布伦纳也认为,当前资本主义危机的根源在于过去几十年发达资本主义经济活力的持续下降,整个经济体系资本回报率严重而无可挽回地下降,这一趋势跨越各个经济周期一直延续至今。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韩卓吾)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