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规律

2018-06-11 07:53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樊浩

  经济全球化时代,伦理道德和伦理学理论如何走出“现代性碎片”?一言概之,守望“精神”,回归“精神哲学”,建立“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形态”。在伦理道德的“精神哲学”回归及其“形态”建构中,个体“成为一个人,并尊敬他人为人”。

  何种现代觉悟?“伦理—道德”觉悟!

  20世纪是伦理觉悟的时代。20世纪20年代,有专家断言:“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20世纪50年代,英国哲学家罗素发现:“在人类历史上,我们第一次达到了这样一个时代:人类种族的绵亘已经开始取决于人类能够学到的为伦理思考所支配的程度。”不同的国度,不同的历史境遇,同一个觉悟:“伦理觉悟”。这种“伦理觉悟”与“道德觉悟”“有组织的激情”历史地相对应,“最后觉悟”“人类种族的绵亘”,无不宣示伦理觉悟的终极意义。

  时至今日,“伦理觉悟”是否依然是“最后觉悟”?今天我们所需要的觉悟,到底是“伦理觉悟”,“道德觉悟”,还是“伦理—道德觉悟”?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人类世界已经沧海桑田,然而“伦理觉悟”不仅依然是精神世界的主题,而且是生活世界的难题,只是在不同历史境遇下切换了文明的问题式。在中国,它以伦理—道德悖论的方式在场;在西方,它以伦理认同与道德自由的矛盾突现。中国社会当下也在一定范围内存在“伦理的实体与不道德的个体”的伦理—道德悖论,成为美国基督教神学家尼布尔所揭示的“道德的人—不道德的社会”的西方悖论的反绎。作为精神构造和生活世界中伦理—道德矛盾的理论表现,先是在西方,正义论与德性论的论战烽火再起,继而借助经济全球化飓风,它们“被移植”为“中国问题”,并一度呈燎原之势,伦理正日益成为生活世界的课题,由此也催生以公平正义为诉求的“伦理觉悟”。

  然而,如果将“伦理觉悟”仅仅归之于伦理,那无异于是对生活世界的误读和对精神世界的误导。“伦理觉悟”既诠释了伦理之于道德的优先地位,更演绎了伦理与道德不可分离的精神同一性。行进至21世纪,人类文明的重大觉悟,既不是“伦理觉悟”,也不是“道德觉悟”,而是“伦理—道德觉悟”。正义论与德性论之争,在精神哲学意义上是伦理与道德之争,离开精神的家园和精神哲学的理论体系,它可能就是一场难有结果的论争,因为它从开始便陷入社会伦理与个体道德的精神纠结,陷入社会至善与个体至善相互期待然而却永远难以相互满足的价值围城。摆脱纠结,必须在精神哲学中还原伦理—道德的辩证生态,建立伦理道德及其伦理学理论的“形态观”。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