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中国文论正当其时

2018-06-30 07:32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刘方喜

  理论创新往往来自社会生产方式的新变和转型。在当下由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引发的文艺形态变革中,中国文艺理论迎来自主创新重大机遇,需要我们增强理论自信和文化自信,积极推动理论转型发展

  新技术正在改造物质生产方式,并与包括文艺在内的精神生产日趋融合,那种割裂与物质生产的联系而孤立谈文化艺术问题的理论范式,将越来越缺乏解释力,而充分结合物质生产来探讨精神生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解释力越来越强

 

  改革开放40年以来,在信息技术、文艺实践牵引下,在社会文化潮流带动下,中国文艺理论经历语言学转向、文化转向等,当前正经历关于新技术转向的探索。在当下由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引发的文艺形态变革中,中国文论迎来自主创新重大机遇。与此同时,中华民族正在实现由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构建与中华民族强起来和全球发展新趋势相匹配的文艺理论创新体系,成为新的时代使命,而新技术转向将助推我们完成这一使命。

  西方旧理论无法解释中国新实践

  习近平同志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改变了文艺形态,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艺类型,也带来文艺观念和文艺实践的深刻变化。”新技术转向正在引发包括文艺理论在内的哲学社会科学基本理论范式转型,但很多研究者至今仍乐此不疲地操持后现代主义话语,没有意识到这些后现代文论作为上一轮文化转向的产物,对新的社会文化实践已越来越缺乏解释力。

  与语言转向、文化转向、新技术转向相伴随的是现代信息技术的三次革命:一是与语言转向相关的现代印刷技术,促进文化艺术大众化、民主化;二是与文化转向相关的电子信息技术,主要包括广播、电影尤其是电视技术等,进一步拓展大众文艺形态和传播范围;三是与新技术转向相关的互联网技术,以数字传播和双向传输等优势,更进一步提高大众文化生产力、传播力,从根本上改变人类社会信息生产、传播、接受形态——新的文论建构必须能有效回应这种形态改变。

  从媒介看,以上三次转向又表现为由纸质(文字) 媒介、电子 (音像) 媒介向互联网数字媒介演进。产生自文化转向的西方后现代文论,主要建立在电视媒介基础上,比如麦克卢汉《理解媒介》所讲的“新媒介”主要就是指电视,伯明翰学派大众文化理论就建立在这种范式上。互联网已经为我们超越这种范式提供现实媒介技术基础,然而现在对互联网文化的讨论往往还在运用旧的电视范式,文化批评虽然也开始关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但总体来说,研究对象是新的,所运用的理论范式却依然是旧的——进一步推动文论基本范式转型,还需做更细致、深入的辨析和反思。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