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传承人口述史十万火急

2018-06-30 07:3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向云驹

  传承人口述史是当前非遗保护新呈现的一个最鲜活、最重大的理论问题和理论创新,是我们为世界非遗保护提供的中国方案、中国智慧、中国创造。我们必须把传承人口述史放在一个紧迫、严峻、重要的地位予以严重关切和强力推行,否则我们将继续失去;我们必须把传承人口述史的方法论结构、组合、完善起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推广传承人口述史,必先建立和推行传承人口述史的方法论。

 

  濒危,是非遗保护的第一要义

  在世界全球化的今天,此种文化遗产的诸多形式受到文化单一化、武装冲突、旅游业、工业化、农业人口外流、移民和环境恶化的威胁,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正面临消失的危险。

  这种遗产的濒危性不是局部的、个别的、暂时的,而是全球性的、整体性的、全面性的。因此,抢救和保护濒危就是率先要考虑课题和难题。挽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濒危颓势,走出濒危的困局,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一要义和全球共识。来自世界各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报告显示,世界各地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共同面临着与时代或现代化格格不入,或者不相协调不太和谐的状况,但是每一种遗产、每一个国家或民族由于时代、国情、文化、经济、环境等原因,又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濒危的原因。正因如此,各国抢救和保护濒危的措施也是千差万别、因地制宜的。

  记录历史,是人类送给未来最重要的礼物

  濒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要釆取的措施是抢救性记录。用文字、图片、录音、摄像把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形、有色、有声、有影地记录下来。记录就是留下火种,就是保存文化基因,就是留下文化遗产的动态和记忆,就是为未来造就文化宝库和典藏。就像生物学界为了保证未来的生物多样性,釆取一切措施建立种子库、野生生物资源库一样,这是人类献给自己未来最重要的礼物。记录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样本正是具有同样的意义。

  人类曾经拥有无比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形态,但是它们基本没有被记录下来。现在考古发掘出来的文物,或者古代人类给我们遗留下来的文物、古迹、名胜、艺术,都令今人叹为观止。它们都曾经是古代活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可是我们今天却猜不透它们的创作秘密和制作技艺了。金字塔的建造成了解不开的谜,阿尔塔米拉岩画和希腊雕塑让今人望尘莫及,兵马俑、青铜器、石窟等无不类于鬼斧神工。它们成为不可复制、再生的物质文化遗产,定格和静止在它们的历史时代。人类一直都在这样丢失我们自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只要科学的记录没有抵达的地方,这种丢失和遗忘就还在继续。濒危的问题就不可能消解。哪怕暂时兴旺起来,似乎传承得热闹,如果一旦有什么变迁变故,有什么天灾人祸,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力量或事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脆弱性必然暴露无遗,很容易就消失消亡。只有这个时候我们才能真正理解记录的意义。我们不知道的比我们知道的多得多,我们没记下来的比我们记下的多得多,我们丢失的遗产比我们拥有多得多,我们没看见过的遗产比我们见到的文物多得多——这就是我们没有记录历史或历史记录的后果。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