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音乐的经典化

2018-07-09 08:2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洪军

  音乐关乎盛衰,所以古人格外重视音乐。文献记载,尧舜时代就有了乐官,管理音乐事务,教育未成年子弟。到了周代,形成了完整的乐教体系,“春秋教以礼乐,冬夏教以诗书”(《礼记·王制》),详细规定了乐教的具体措施、内容及所应达到的教学目标。

  我国历史上有明文记载的最早的大学教育——成均教育的音乐被称为六乐,即《云门》《大卷》《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周礼·春官·大司乐》)。《云门》《大卷》,也称《云门》,传说是黄帝时的音乐。郑司农注“六乐”说:“此周所存六代之乐。黄帝曰《云门》《大卷》,黄帝能成名,万物以明,民共财,言其德如云之所出,民得以有族类。《大咸》、《咸池》,尧乐也。尧能殚均刑法以仪民,言其德无所不施。《大韶》,舜乐也。言其德能绍尧之道也。《大夏》,禹乐也。禹治水傅土,言其德能大中国也。《大濩》,汤乐也。汤以宽治民,而除其邪,言其德能使天下得其所也。《大武》,武王乐也。武王伐纣以除其害,言其德能成武功。”实际上,《庄子》的《天运》《至乐》记载黄帝音乐为《咸池》,《吕氏春秋·古乐》亦同。班固《汉书·礼乐志》《白虎通·礼乐》改正了《周礼》的说法,将黄帝乐作《咸池》。黄帝、唐尧、虞舜、夏禹、商汤、周武王六代音乐才正式确定下来。

  六乐最初的目的是祭祀神祇,即娱神。古人认为,神祇高兴了,就能够获得庇佑,无灾祸发生,这是巫觋时代典型的文化特征。《大司乐》载:“奏黄钟,歌大吕,舞《云门》,以祀天神。乃奏大蔟,歌应钟,舞《咸池》,以祭地示。乃奏姑洗,歌南吕,舞《大韶》,以祀四望。乃奏蕤宾,歌函钟,舞《大夏》,以祭山川。乃奏夷则,歌小吕,舞《大濩》,以享先妣。乃奏无射,歌夹钟,舞《大武》,以享先祖。”周人祭祀是分层级的,使用的音乐也不能乱,这是六乐最初的功用。周公制礼作乐以后,音乐担负起教育的职能,蜕变为培养贵族子弟人格的手段。掌握与欣赏音乐成为周代君子的必备技能和基本素养。《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向师襄子学习《文王操》,能够从琴声里辨别出文王的形象,其琴艺深湛程度可见一斑。为了教学的需要,三代音乐开始具象化,更加注重音乐内涵的教化意义,也是音乐经典化的开始。《论语·八佾》曰:“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韶》为舜的音乐,《武》是周武王的音乐,前者通过禅让获得政权,后者则是通过暴力开启了历史。孔子是礼乐秩序的倡导者,周武王虽救民于暴政之下,毕竟是征伐,故有不足之意。孔子如此评价与季札观乐“至矣”“美哉”的批评出现了审美取向的偏移,即脱离了音乐的艺术欣赏,更注重人物道德价值与历史贡献,富含历史感与思想性。

  汉代六经已无《乐经》。在礼乐经典化时代,残存于儒家典籍中的古乐,也进行了经典化的阐释与改造。《礼记·乐记》以为:“《大章》,章之也。《咸池》,备矣。《韶》,继也。《夏》,大也。”这是儒家经典对于三代音乐最早的解释,也是经学性质的阐释。《吕氏春秋·古乐》记载,黄帝乐《咸池》,尧乐《大章》,舜乐《九招》,也就是《九韶》,禹的音乐为《夏籥》九成,即为《九夏》。《乐记》解释的就是黄帝、尧、舜、禹音乐名称的内涵,至于音乐如何演奏,基本无从知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孙龙)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