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次工业革命来临,中国准备好了吗

2018-07-15 08:0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薛澜

  薛澜 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他将知识经济的概念引入国内,推动全社会的观念转变;同时致力科技政策研究,担任中美创新对话联合专家组组长,推动中美创新领域之间的理解;作为中国危机管理研究的倡导者,薛澜教授为中国应急管理的“一案三制”体系的建立,为《突发事件应对法》的起草贡献了力量。在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道路上,薛澜教授更是提出了许多革新性的观点和举措。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不是来了?

  2017年10月,沙特阿拉伯授予机器人索菲亚“女士”公民身份,使之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机器人公民。

  第四次工业革命是什么?

  也许我们可以把第一位机器人获得地球公民的这一天作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的时间标志。其实,在地球上已经有两百多万工业机器人在全世界各地工作,可能还有很多索菲亚的兄弟姐妹们,在做更多智能类的工作。在美国佐治亚理工学院,有一位教授开了一门网上人工智能的课,他和他的学生们根据IBM的沃森系统设计了一个助教系统Jill Watson,这个“助教”非常风趣幽默,而且能针对同学们的各种问题及时有效地回答,所以很多同学们认为她表现得非常好,甚至想评选她为优秀助教,直到后来大家才发现这是人工智能的助教。类似这样的系统还有很多。

  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不仅仅是人工智能。

  我认为,第四次工业革命是由人工智能、生命科学、物联网、机器人、新能源、智能制造等等一系列创新所带来的物理空间、网络空间和生物空间三者的融合。

  第四次工业革命,其技术发展和扩散的速度,以及对我们人类社会影响的深度和广度,都是前三次工业革命远远不能相比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很多技术已经悄然来到了我们的身边。

  这些技术会给我们带来各种各样的收益,对人类发展有巨大的促进作用。例如,我们现在需要花费巨大的投资治疗疾病,但是今后我们可以从最根本的地方解决问题,把基因缺陷识别出来并进行修复,这样就使得人类少患甚至不患很多疾病。另外无人驾驶技术完善之后,我们可以在开车上班路上无忧虑地阅读报纸。当然,还可以去太空旅行,今年这样的旅行成本大概是3500万美元,未来会变得更低,那时候到太空去旅行有可能会变得更加平常。

  但是与此同时,第四次工业革命也给人类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很多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的。前两年,牛津大学马丁学院围绕人工智能对美国就业情况的影响做了研究,按照他们的分析,美国有将近一半的工作,很有可能在今后的十年、二十年里将要被机器人,或者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的自动化取代。此外,还有20%的工作有可能被取代。只有1/3的就业相对比较可靠,人类工作者很难被替代。由于未来可能出现的就业被替代,它所带来的失业问题、收入分配问题,都是社会非常关注的。

  另外,基因检测,基因编辑等生命科学新进展,不但可以帮助我们消除一些疾病的困扰,还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的选择。例如婴儿出生之前,要不要考虑“定制”一个IQ很高、长得更漂亮、个子更高的婴儿呢?生命科学的新进展,可以使这些愿望变成现实。但是,一旦我们进入到这个阶段,大家都去按照一个模子定制婴儿,人类社会还会不会有多元化的群体?我们传统意义上的父母家庭还有意义吗?所以,这些新进展也带来一系列的伦理道德问题需要考虑。

  与此同时,第四次工业革命对治理也会提出更多的挑战,大家知道数据是第四次工业革命非常关键的要素,不管是人工智能还是物联网,数据安全已经成为全世界都非常关心的问题。今后,如何保证公众隐私的安全,怎么解决数据安全可能对社会带来的各种安全威胁,这些可能都将成为我们面临的种种挑战。

  该如何评价中国的创新?

  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挑战,中国准备好了吗?中国的创新是否能承担这样的重任?

  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的创新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另一方面,中国的创新到底怎么样?我们怎么评价中国的创新?下面我们从国家创新系统的角度来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

  国家创新体系是研究国家创新状况的一个分析框架。国家创新体系是由国家创新主体、创新资源、创新环境等要素构成的学习网络,用于推动各种创新活动,包括科学技术研究、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

  首先,从科学技术研究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创新在过去40年里取得了高速进步,中国科技投入持续增长,已经成为全世界科学研究的一只重要的主力军。从各国研发的投入来看,如从1990年到2016年的统计数据看,中国是始终高速增长,目前直逼投入最高的美国,美国在国际上很多年一直是投入最多的国家,中国的投入已经位列全球第二了。

  另外,从产出来讲,中国的学者这些年在英文的国际学术期刊里发表了大量文章。从2007年左右开始,中国学者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的英文论文已经超过了除美国以外的所有其他欧美国家。

  根据我们的研究,在2011年前后,中国高水平学术期刊的论文也超过了除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所以从高水平期刊发表角度来说,我们也走在前列,不但实现了量的增长,也实现了质的增长。

  国家创新系统另外一个重要的维度就是技术创新,也就是怎么把知识转变成商业价值。中国在技术创新方面也取得了巨大进步,而且在若干领域已经居于全球前列,当然也有一些领域我们还仍然落后。例如,从专利申请的情况来看,从19世纪以来的数据看,美国、日本等国都比较多,我们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建立起中国的专利制度,现在中国每年的专利授权量已经是全球领先的。这里很多专利都是由我们在国际上知名的企业创造的,像华为、BAT、华大基因等,传统行业则有潍柴动力、三一重工、吉利等等,中国现在有一系列这样的企业,正是他们推动着中国创新走向全球,在国际市场上取得重大的成功。

  这些成功的背后,其实也是制度创新的成功。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在制度创新上也做了一系列重大变革,例如我们形成了稳定多元的研发投入机制,中国研发的资金77%都是由企业投入的。

  同时,我们在市场环境建设方面,例如在知识产权保护、风险投资、市场监管、技术标准等领域,都在不断完善,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进步。此外,我们在基本的科技治理体系方面,如在学术道德、学术规范、科技伦理、公众科普等方面,也都取得了重要的进步。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屹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