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博物馆:守望与超越

2018-07-15 08:1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段勇

  大学是博物馆之母,世界最早的公共博物馆即诞生于大学。大学博物馆曾经是博物馆事业的主力军,当代大学博物馆也不时成为公众关注的热点。以我国为例,过去40年尤其是过去20年,随着我国大学教育的高速发展,大学博物馆的发展也迎来一个新的机遇期,特别是在场馆硬件建设方面可以说处于历史最好时期,社会影响度也在攀升。近年来,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开馆、中国美术学院博物馆群的建设等都引起社会热议。但是,无论与教育事业,还是与公共博物馆事业的发展相比,我国大学博物馆整体上都还处于相对滞后的境地。只有立足博物馆与大学之间的天然血缘,审视大学博物馆的相对优势,破解相对制约因素,才能使大学博物馆重新焕发生机,迎来发展的春天。

  博物馆大家庭的“长女”

  世界最早的公共博物馆,是1683年在牛津大学建立的阿西莫林艺术与考古博物馆,藏品由私人捐赠,展馆由牛津大学提供,既为教学服务,也对公众开放。

  中国最早的近代公共博物馆是1868年法国传教士在上海建立的徐家汇博物院。8年后,清政府建立了京师同文馆博物馆——第二次鸦片战争后,清政府为了与西方列强打交道,成立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并开设京师同文馆培养翻译人才(随后发展为我国第一家文理兼备的近代大学),其中即附设了博物馆为教学服务,展示新式机器及模型、矿石、动植物及医学标本等。虽然只存在了26年,但同文馆博物馆不失为中国人创办的第一家博物馆,而且是中国第一家大学博物馆。张謇1905年创办的南通博物苑,也属于大学博物馆,而且与同文馆博物馆只是服务于教学的科学类博物馆不一样,南通博物苑是对公众开放的综合性博物馆。

  为何中外最早的博物馆都出自大学?主要是二者共同的教育功能和使命使然。据学者研究,中外最早的博物馆源头——中国的孔子庙堂和埃及亚历山大博学园中的缪斯神庙,都有教育职能,西方近代博物馆更是曾经与近代大学共同承担社会启蒙教育的职责,至今人们仍视博物馆为“第二课堂”。此外,大学能够为博物馆提供相关专业的正规军、主力军、后备军,而且大学还是博物馆观众、志愿者、捐赠者的大本营。

  大学博物馆虽未成为博物馆大家庭的顶梁柱,却以自身的优雅和美丽为博物馆大家庭确立了形象、增添了光彩。剑桥大学的菲茨威廉博物馆、哈佛大学的皮博迪考古学与人类学博物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考古学与人类学博物馆、柏林洪堡大学的自然博物馆等,都成为各校乃至各国的惊艳存在,被誉为“缪斯森林里的精灵”。

  不过整体而言,与校外的公共博物馆相比,无论是发展速度还是社会影响,大学博物馆都明显逊色一筹,以至于阿西莫林艺术与考古博物馆也仅得名“小大英博物馆”而已,须知大英博物馆其实要比阿西莫林艺术与考古博物馆晚近一个世纪。

  中国的大学博物馆,虽然也有如北京大学赛克勒考古与艺术博物馆、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复旦大学博物馆、上海交通大学钱学森图书馆等,在各种场合成为大学博物馆的颜值担当,但大多数场馆建成不久、规模不大、影响不广,而且包括不少名校在内的许多大学还没有博物馆。现有各馆中,除了四川大学博物馆等个别馆属于百年老馆外,大多数都是近年新建成的,更谈不上像欧美名校那样一校多馆了(比如哈佛大学至少有6家博物馆,牛津大学有4家博物馆);全国大学博物馆的平均规模尚达不到民办博物馆的平均规模(5000平方米展馆、15名工作人员、21000件套藏品),与这些年发展迅速的国有公共博物馆相比差距更明显;大多数大学博物馆还处于关起门来自娱自乐阶段,社会公众对大学博物馆普遍缺乏了解,舆论称其为“藏在深闺人未识”。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吴屹桉)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