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寄北》在跟谁跨时空对话

2018-07-17 08:24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王志清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是晚唐诗人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古往今来,很多人觉得该诗是一首爱情经典诗,是作者跟妻子的跨时空对话。这是不是一种“误读”?

  视为“寄妻”诗

  削弱了艺术含量

  清人吴乔在《围炉诗话》说:“唐人诗被宋人说坏,被明人学坏,不知比兴而说诗,开口便错。”这是就读李商隐诗而言的。

  李商隐的诗擅用比兴,幽微含蓄、隐晦曲折、寄托甚深,很不情愿将诗写得浅直晓白。从主观上说,李商隐“刻意”为诗,很少率笔成咏,不会轻易出语;从客观上说,其诗言辞闪烁、讳莫如深、晦涩朦胧,叫人颇费猜疑,真个是“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对此,清人叶燮《原诗》更是直言:“李商隐七绝,寄托深而措辞婉,实可空百代无其匹也。”

  如果真要将其视为“寄妻”诗,那此诗的艺术含量其实是大大削弱了,也简单化了李商隐其人。从诗题“寄北”来看,故意不明对象指向,存心让人费思量。这是擅长典故、深于象征暗示的李商隐所乐于呈现的样态。

  但是,有人为了牵强“寄妻”说,竟然想到了改题目、改时间。

  改题目,即将“北”改为“内”。改题目的是宋人洪迈,他为了使自己的“寄妻”误读让人信服,在《万首唐人绝句》里把此诗题目改为《夜雨寄内》。此改遭到此后几乎所有人的反对。有学者批评道:“寄北”,《万首唐人绝句》作“寄内”,乃宋洪迈臆改。实际上,商隐寄家诗,概不显标于题。

  改时间,即将写作时间提前4年多。改时间的是清人冯浩,他认为,李商隐于大中二年有过巴蜀之游,寄北诗亦写于其间。于是,“语浅情深,是寄内也”。但历史学家岑仲勉考证,所谓巴蜀之程并不存在。有人进一步分析,“此诗情味,显系长期留滞,归期无日之况,与客途稍作羁留者有别……当是梓幕思归寄酬京华友人之作,确年不可考,约在梓幕后期”。

  “夜话”之人

  很可能是令狐绹

  巴山夜话里,李商隐与之“夜话”的那个“君”是谁呢?最有可能是令狐绹。

  令狐绹何许人?这也是个被“妖魔化”的人,臭名几与李林甫同,史称李商隐深受令狐绹打压。《旧唐书》说“(绹)以商隐背恩,尤恶其无行”,《新唐书》则说“绹以为忘家恩,放利偷合”。这真是一桩千古冤假错案。

  事实上,令狐绹曾帮李商隐几出援手。商隐登进士第,靠令狐绹之力。这在《新唐书》中有明确记载:“开成二年,高锴知贡举,令狐绹雅善锴,奖誉甚力,故擢进士第。”李商隐还因令狐绹的关系,曾在长安任京兆府掾曹、太学博士等职。李商隐执着仕进,三次离家远游而依人作幕:大中元年至二年,在桂林郑亚幕; 大中三年至五年春,在徐州卢弘止幕;大中五年冬至十年春,在梓州柳仲郢幕。但是,他“始终只被视作一个文牍之才”。

  令狐绹之父令狐楚,出将入相,亦为天下文宗,“是个饱经宦海风波、富有政治经验、很有知人之智的老人”。大和三年后,这位老人就视李商隐如亲出,可谓恩德备至,“岁给资装”,且“令与诸子游”,精心调教,亲授其官样文章之要诀。李商隐在《谢书》中感叹“自蒙半夜传衣后,不羡王祥得佩刀”,对令狐楚充满了感激深情。李商隐不仅在令狐家自由进出,而且与令狐家公子们结交优游、攻读食宿。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开成二年,李商隐在参与料理令狐楚丧事后不久,“就婚王氏,入泾原幕”。在令狐身边的日子里,李商隐和老二令狐绹关系更好、更谈得来一些,甚至婚后还和令狐绹常相酬唱。

  李商隐一生,用于交际的诗作,写给令狐绹的最多,如《酬别令狐补阙》《酬令狐郎中见寄》《寄令狐郎中》《寄令狐学士》《梦令狐学士》《令狐舍人说昨夜西掖玩月因戏赠》《和令狐八戏题二首》《令狐八拾遗绹见招送裴十四归华州》《赠子直花下》、《子直晋昌李花》《宿晋昌亭闻惊禽》《晋昌晚归马上赠》等。其中,在诗题上赫然标明寄赠令狐绹的,就不下20首,还不包括题目上没有标明而实际上也是寄给令狐的诗。

  从这些寄赠诗的内容来看,二人既是朋友关系,又是府主和幕僚的关系,还是重臣与下僚的关系,但最本质的是不一般的朋友关系。有人提出,“商隐与令狐绹唱酬诗,十九含有希冀汲引推荐之意”。在写于开成五年的《酬别令狐补阙》里,李商隐这样咏道:“惜别夏仍半,回途秋已期……弹冠如不问,又到扫门时。”令狐绹时为左补阙,李商隐竟以“扫门”相“要挟”,意思是说:如果你再不援我,我就以魏勃见齐相曹参的方式,早晚来扫你家门。

  李商隐还有一首叫《九日》的诗,写于大中三年。当时,商隐自南郡归,而令狐绹时拜中书舍人,又拜御史中丞。《九日》云:“曾共山翁把酒时,霜天白菊绕阶墀。十年泉下无消息,九日尊前有所思。不学汉臣栽苜蓿,空教楚客咏江篱。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得窥。”一般的解读是,李商隐没有见到令狐绹便发脾气,于诗中自比“楚客”,且将这首诗题于令狐家厅壁之上。《北梦琐言》 载:“相国睹之,惭怅而已。”可以看出,令狐绹对此事是宽容之极、大度之至的。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