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确把握现代产业体系的开放性

2018-07-19 07:30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金碚

  当前,世界经济环境正在发生较大变化,我国产业体系建设和发展亦面临新的挑战。如何认识和应对新形势和新挑战,是摆在我国产业体系建设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需要认识到的是,现代产业竞争本质上是系统的竞争,因此,成长于全球化、壮大于全球化、协同于全球化、兴旺于全球化,是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和发展的正确路径。

 

  现代产业体系具有更大的开放性和协同性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从提出要走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工业化道路,到建立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进而提出要建设现代产业体系,一直是我国经济发展和国民经济建设的重要方向。在一般语境中,“体系”或“系统”似乎意味着“完整”,应具有自成一体、自我循环、不依赖外部因素的特征。其实,凡是具有生命力的体系或系统都必须同体系外或系统外进行能量、物质或信息交换(交流),一定的开放性和“输出—输入”通畅,是任何生命体系的重要特征。现代产业体系的进步性和更强活力,正表现为与传统产业体系相比具有更大的开放性和协同性,不仅具有国内开放性,而且具有国际开放性,并以开放方式实现广泛的协同性。

  在现代产业体系中,绝大多数企业所生产的产品都是社会分工的产物,没有任何一种复杂产品的所有零部件都可以由一个企业自制。所以,现代产业体系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所有产品都是在社会分工或国际分工体系中制造的,所谓“自产”“国产”等均只有相对意义。

  那么,各生产企业或单位,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有求于人”的生产方式呢?原因很简单:国际分工生产的产品通常比国内分工生产的产品的竞争力更强。国内分工产品是在一国范围之内优选合作者或协同者,国际分工产品是在多国范围内优选合作者或协同者。无论是成本控制还是质量水平乃至技术选择,后者都强于前者,因为其选择性更强、保障性更可靠。

  现代生产的这一特征决定了现代产业体系必然具有很大的开放性,无论大国还是小国的现代产业体系都应该是进行国际化循环的开放系统。在现代经济中,除了极为特殊的产品之外,封闭的产业系统是难以生存的。可以说,在现代产业发展中,越是开放,就越是充满活力,越是强健和具有市场适应性;而封闭则意味着落后和被淘汰。

  产业国际竞争力体现在全球化分工中

  由于现代产业的特点是所有产品都是社会分工合作的成果,是多国生产单位参与的“国际制造”产品,那么,各国的产业竞争力如何体现呢?我认为,既要看规模、门类,还要看所处的产业链环节。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产业发展迅速,在国民经济统计分类的所有产业类别中,都有不俗表现。目前,在500多种主要工业产品中,我国有220多种产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作为全球制造业第一大国,完整的工业生产体系是我国产业国际竞争力较强的一个方面的重要表现。但同时也要看到,在大多数产业类别中,我国企业大都居于产业链或产业分工中的中低端环节。而且在我们一些具有优势的产业中,其核心零部件仍然主要依靠外国。

  前段时间国内有一种声音,认为中国必须加大投入,自力更生、自己生产,将包括芯片等在内的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的主张指出了中国企业在进入制造业高端环节时的徘徊,在核心技术上的进取确实是中国产业发展的一个战略方向。但是,绝不能因此而认为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生产能力才是可靠的,融入国际分工就会导致安全风险,出现受制于人的被动境地。这样的推论并不成立,全球化国际分工与产业安全并不是对立关系。相反,在现代产业发展中,产业国际竞争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参与全球化分工的广度和深度,增强产业国际竞争力才是确保产业安全的重要保证。这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的实践所取得的一个重要经验。

  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试图以限制中国与美国进行深度分工的方式来获取短期利益,激烈地表现为,以加征关税的方式来限制中国产品进口,企图强制性地谋求贸易平衡,或者企图以此手段迫使中国更大开放或自我限制。这样只可能导致各方产业竞争力的受损,而且破坏了世界产业进步的正常路径,扰乱国际产业竞争秩序。

  在当代世界,产业国际竞争力体现在全球化分工中,如果采取破坏全球化分工的方式,试图损人利己,结果只能是各方受伤。由于各种产品实际上都是“国际制造”,采取增收关税方式根本难以做到“精准打击”。因为,全球化分工条件下,竞争对方既是你的对手,同时也是你的供应者;你是对方的供应者,同时也是对方产品的需求者,无论是禁止供应还是阻止购买或征收惩罚性关税,结果总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贸易关系的实质从来就是,参与各方既是对手又是伙伴。所以,以征税为手段的所谓“贸易战”是不可能无限度地打下去的,它只是一个笨拙的战术武器。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赛)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