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要均衡发展

2018-08-16 06:58 来源:大众日报 作者:李勇坚

  数字经济应进一步向高端制造、产业领域、欠发达地区和中小企业渗透,促进其实现跨越式发展。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增长迅速。然而,数字经济总量保持快速增长的同时,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仍存在着区域、技术、行业等诸多方面的不均衡,这些不均衡制约着我国数字经济向更高阶段发展,具体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数字经济相关技术发展不均衡。我国数字经济在大量的消费级和应用级技术较为发达,在电子商务、金融科技、基于位置的服务等应用领域,已积累了一定的技术基础,并有个别领域(如移动支付)在全球领跑。但从整体上看,我国在高端芯片、系统软件、核心元器件、工业控制软件、集成服务能力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存在较大差距。数字技术在各行各业,特别是关键生产领域的应用还处于较低水平。数字经济企业在核心技术方面创新能力仍不强。由于缺乏自主创新设计和知识产权,不掌握核心技术,中国制造处在全球价值链的下游,不得不将每部国产手机售价的20%、计算机售价的30%、数控机床售价的20%—40%拿出来,向国外专利持有者支付专利费。即使在近几年快速进步的人工智能领域,我国在基础层面的算法、芯片等方面,仍落后于美国,一些核心专利仍掌握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手中。

  数字经济在消费领域与产业领域的渗透不均衡。我国数字经济领域发展最快的都是消费领域,包括电子商务(占全球的市场份额已超过40%)、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超过200万亿元,居全球第一)、共享经济等。但是,在数字技术应用到工业领域方面,或者说从数字经济的工业级应用来看,我国仍然落后于发达国家。从提供工业级应用的企业的角度分析,主要提供工业级应用的Oracle、Salesforce、Workday和Servicenow占据了全球企业级数字技术应用的相当大市场份额,微软和亚马逊也有很大比例的工业级应用业务。在管理信息化领域,SAP、Oracle等企业对我国的ERP市场处于垄断状态。而我国只有阿里和腾讯在云计算领域提供工业级应用服务,而且其收入规模在企业全部收入中占比仍然较低。

  数字经济在各个行业之间的渗透不均衡。“三农”领域的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很低,制造业数字化水平仍有待于进一步提升,服务业数字化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有较大差距。同时,数字经济内部各个行业的发展也不均衡。我国数字经济企业的发展战略基点是依托快速增长的用户数量,充分利用了我国在数字经济领域的用户流量红利,使电子商务、共享经济、移动支付等与居民生活相关的数字经济应用发展较快,各类直接面向用户的商业模式创新十分活跃。但是,在面向企业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芯片等附加价值高、渗透能力强、对生产力促进作用大的数字经济相关行业,无论是在总量还是在技术水平方面,仍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数字经济在大中小企业之间应用水平不均衡。数字经济发展为中小企业的快速成长带来了新的机遇。例如,依托知识服务平台,中小企业也能拥有与大企业相竞争的设计研发能力;又如,依托各类生产能力共享平台,使中小企业也能实现快速而敏捷的生产安排;依托各类电子商务平台,使中小企业能够将其产品销售到全球。但是,中小企业与大企业在数字化方面仍有着不小的差距。以我国政府大力支持的“智能制造”为例,中小企业使用智能制造的热情并不高,形成“大型企业唱戏,中小型企业围观”的尴尬局面。数字技术在企业应用也面临着高风险的问题,以ERP为例,对于中小企业而言,应用的风险就比较高,使其在中小企业中的渗透率不到10%。相比于大型企业,中小企业面临更大的试错成本和风险,对于数字技术的应用更为保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张振)
更多学术内容,请关注 www.cssn.cn
';?> ';?>